李大年一头雾水的道:“能怎么传?还不就是像你们一样的传?”

李震天却已扣住吴星灵脉门,稍一运气感受,只觉吴星灵经脉中蕴有一股极为庞大的能量,在其中不停冲击回旋。

当下疑惑不已。

按理说,凭这丫头的体质不至于无法吸收三位玄仙传送的修为。

因为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对真力的掌控都极为细腻,在传功时更是会特别小心,不会将真力修为输送弄的太大。

就像他方才传的三成修为,并非是一股脑的输送过去,而是将修为汇聚成一线,如涓涓细流,好给吴星灵一个吸收的过程。

当然,传功这个行为也本应如此。

而且他相信,老怪物与大年也能做到如此地步。

所以怎么想都不该给星灵造成伤害。

但眼下看,星灵确确实实是受伤了。

思来想去,李震天又收回扣在吴星灵腕上的手,继而放在李大年的脉门上。

谁知这么运气一探,只觉一股庞大如海的力量冲击而来,竟迫的李震天蹬蹬蹬连退几步,盯着儿子神情大变道:“儿啊,你的经脉有多宽?”

清纯女生与纯色气球泳池写真

李大年不置可否道:“我也不知具体怎么形容,但肯定是比一般武者宽阔多了,想来在场的人中,没有人能比我经脉更宽!”

“这就是了!”

李震天抬袖擦了把汗,兴许确实是老了,放在以前,他跑十趟马拉松都不一定出汗,可今天的他,却数次出了虚汗。

“大年,你的真力太过浑厚,所以你的两成修为所输送出的能量,要比别人磅礴的多!”

“再加上你体内蕴含的并非是纯正的玄道真力,这让星灵丫头更加难以消受,所以才会受伤!”

李大年摊摊手,无奈一笑。

经脉如此宽阔,也不是他能掌握的事情,让星灵受伤,纯属无心之失。

“那现在怎么办?星灵严不严重?”

李大年现在最怕的是因此而耽误时间。

李震天眼睛一眯,并没吭声,似乎是在思索。

其他人也都望向李震天。

在这个节骨眼上,每个人都知道时间的重要性。

若是因为这个小意外,而让吴星灵暂时不能接受传功,那他们费劲巴拉的讨论这半天就算完浪费了。

停了片刻,李震天才开口道:“星灵,你自己感觉怎么样?”

吴星灵依旧是面色苍白,“倒是感觉不严重,但大年传给我的这股修为实在太过浑厚,我的经脉好像要炸开似的,连基本的吸收能力都变弱了!”

李震天点点头,又是道:“那你现在到了什么境界?”

吴星灵稍微顿了一下道:“大概玄仙七八段的样子。”

李震天托起下巴,一副神色凝重的模样,以至于让所有人都十分紧张。

“玄仙修为对经脉的冲击不是一般的强,丫头现在的经脉受了伤,即便能在短时间内修复,也没法再继续吸收修为了!”

“所以若想让她继续突破,就得另想个法子!”

说话间,李震天斜睨李大年,似乎是在偷偷观察他这个儿子的反应。

因为他知道,有了刚才林宛如召唤出祖龙的事情,这个儿子现在比谁都心急。

果不其然,李大年一听这话,马上就显得无比焦急道:“可玄仙这个境界修炼起来如此难,还能有什么法子呢?”

其他人也是皱起眉头,都在苦苦思索。

但很快,魅灵仙就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道:“天爷,您似乎话里有话!”

李震天立刻否认,“没有,绝没有!”

魅灵仙再次一笑,这次是嫣然而笑。

在场众人此时便也感受到了她所散发出的那种魔力。

她笑起来的样子,直让人无法移开目光,就算是红豌豆这个女人也油然觉得,魅灵仙很美。

“天爷怕是不好意思说吧!”

“那就让我来说!”

说话间,魅灵仙将目光转向李大年。

后者明显意识到了什么,禁不住瞪了李震天一眼。

魅灵仙接着道:“天爷是想让大年与星灵双休,对吧?”

李震天当即一拍脑门,露出一个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道:“哎呀,魅灵仙小姐若不提醒,我都忘了这茬了。对啊,凭星灵现在的境界,若是与大年这个经脉无比宽阔的玄仙双休,说不定比咱们传功还要快!”

李大年顿时板起了脸,“李震天,能不能别演戏了,五分钟之前你还提过这事,现在就能忘了?”

李震天老脸一红,咧嘴而笑道:“爹这不是上年纪了嘛,容易健忘!”

李大年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吴星灵这时开了口,“爹说的也不错,师父传我的双休法门很厉害,既可以修复经脉,还可以让双方互相滋养,共同提升!”

说完这句,竟是扭脸望向李大年,瞪着一双单纯的大眼睛直接问道,“你愿意跟我双休吗?”

“额……”

李大年一愣,不知道要如何表态。

其实他方才已经想通,只是让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答应,还是有点不适应。

红豌豆此时却已起身,轻移莲步走了过来,一手搭在盘坐在地的李大年肩头,很大气的笑了笑道:“这事我替大年做主了,他答应!”

“老婆你……”

“别你你你的了,星灵妹妹都这么直接了,你一个大老爷们扭捏什么,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红豌豆一句话将他顶了回去。

然后又冲魅灵仙笑了笑道:“魅姑娘,你应该也没意见吧?”

魅灵仙摊摊手道:“这是你李家的家事,我这个身份有资格提意见吗?”

红豌豆轻一点头,又冲段柔笑了笑道:“那么段姑娘呢?有没有意见?”

没想到红豌豆也会问她的段柔稍显错愕,不知该如何回答。

“得得得!老婆你就别问了,我答应还不成吗?”李大年是被红豌豆拿捏的死死的,要是此刻再不开口,只怕她能挨着个的问一遍。

可双休这个事毕竟很私人,如此公开的去让别人定夺,那也太不是回事了。

李震天这下是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喜悦,无耻的笑了笑,“那事不宜迟,赶紧让大年与星灵入洞房吧!”

众人一愣,继而便对李震天这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样子忍俊不禁。

李大年却是不忿道:“李震天,我都答应了,你用得着这么着急?”

李震天尬笑一声道:“林宛如破局在即,爹这不是怕耽误时间嘛!”

“鬼扯!林宛如再快今天也到不了江海!我现在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双休的事晚上再说!”

李大年很没好气的说道。

他自是明白李震天是怕他反悔,所以能早不晚。

不过老刘交代的事情他得马上准备,不然只怕来不及。

还有天龙开天剑这个时空咒术的事儿,他也放在了心上,打算赶紧再研究研究。

“萧启航!段柔!”

“我现在有任务交给你们!”

萧启航与段柔立刻站起。

俱是一拱手道:“请吩咐!”

李大年现在的身份已可以说是萧启航与段柔的直属上司。

李大年轻一点头,对萧启航道:“你现在马上给我调一支不下万人的军队来,要他们开上五十辆坦克,三十架战斗机,下午两点之前,必须到达江海!”

“是!”

然后又对段柔道:“妮子,你去联络一下神武门的青鸟,就说是我下的命令,让他们把所有刺客同时调到江海!”

“是!”

二人同时一拱手,就此闪出密室。

没问原因,自是因为二人对李大年无比信任。

其他人却是听的一脸懵逼。

李震天禁不住问道:“儿啊,你是还嫌江海不够乱吗?弄这么大阵仗要干什么?

李大年淡淡一笑,只说了三个让众人更加懵逼的三个字:“拍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