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江成也的震惊,何夕倒是一脸得意,“什么我的人?什么石头?”

说着,她漫不经心的坐到了璃七方才所坐的那个位置,笑盈盈的望着璃七的背影道:“苏小姐深藏多年的丑陋被人发现了,会难受是正常的,但这可不关我的事呢,你可不要像条狗一样,见人就咬,不是要走吗?没人拦你呢。”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璃七的脸,毕竟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第一次露出真容,众人不好奇才怪!

就在何夕以为自己能听到众人嘲讽苏木木的声音时,四周却传来了一阵接一阵的唏嘘以及惊叹……

“原来苏小姐一直藏着的容貌是这样的,也太好看了吧?”

“可不是,我还以为她那眼角带着一块胎记会很丑呢,没想到那胎记在她的脸上却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难怪她如此得意,还敢说自己不露脸是为了何大小姐好,一开始还以为她是在胡说八道,现在看来,她说的都是实话啊。”

“实在不明白她一直藏着真容是为何,她要是以真面目示人,哪能轮到何小姐当第一美人?”

“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还好看……”

“……”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而那何夕的脸色也在听清那些话后变的越来越难看。

怎么现在的情况与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纯美屈紫莹在落叶等你

自己可是亲眼看到苏木木的脸上有块胎记,而且她的皮肤还黝黑黝黑的,蒙着面纱都如此丑陋,现在面纱落地了,怎么大家还说她好看?

璃七并没有回头,只是平静的看了身旁的江成也一眼,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口,终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江成也现在的眼神,只怕已经怀疑自己了,自己要是再说什么,他定马上就能认出自己,还是不说了罢。

想着,她抬步便走下了楼。

方姨匆匆跟上……

随着二人的离去,二楼的议论之声也越来越大,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均是在说那丞相府的苏小姐真容绝色。

众人好像忘记了什么,直到有人提醒的指了指何夕,他们才终于闭嘴,不敢多言……

二楼的气氛越发诡异,突然之间就安静到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被人听见。

何夕冷冷地望着江成也。

“你也觉得她好看?”

江成也没有理她。

何夕的双手紧紧而握,“在外面受了那么多气就算了,回了雨城,本小姐竟然还要受一小姑娘的气,她苏木木算什么东西?”

“小姐,这么多人呢,您小声点……”

“啪”的一声,何夕一巴掌就甩到了小琦的脸上!

小琦连忙跪到了地上,“奴婢知错!”

何夕冷冷地瞪着她,“你都敢教训本小姐了吗?”

“奴婢不敢……”

“滚!”

小琦匆匆退下……

她这么一退下,四周的所有人都更慌了些,部低着脑袋不敢讲话。

一直知道何大小姐脾气不好,没想到坏起来能够这么坏,竟然连自己的人都打……

这下子再也没人敢议论她什么了。

楼下。

璃七刚走出大门,门口处就缓缓走出了两个人影。

只见苏木木一脸高傲,“没想到这姑娘还挺厉害,做了我一直想做而又不知道如何去做的事,我喜欢。”

小贝满头大汗,“不是小姐,您不该是训她吗?她可是用您的身份得罪了何大小姐呀,虽说咱们确实想教训何小姐,但这会不会过头了?您瞧那何小姐给她气的……”

“过什么头过头?她何夕都不怕气到我呢,我怕她做什么?是我爹比她爹官小,还是我胆比她胆小?就不该惯她!”

“话是这么说,可是奴婢怕她会报复我们嘛……”

苏木木白了她一眼,“那也是报复那女的,又不是我,你怕什么?”

小贝呆呆的眨了眨眼,好像是这么回事……

后来璃七终于回到了丞相府,刚进门方姨就怒气冲冲地瞪着璃七道:“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对方可是何夕!何将军的女儿!我让你去露出真容,不是让你去气何夕的!你瞧瞧你把人家气成啥样了?她要是给你气吐血了,你赔吗?你赔得起吗?”

璃七洋装无辜的眨了眨眼,“我识医,可以给她止血。”

方姨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她气红了眼,“你,你……”

璃七挑眉,“不是你说我们丞相府与将军府势力差不多大吗?既然如此,我便不必怕她,更不必躲她,若是我唯唯诺诺的缩在角落,这才会引人怀疑吧?”

“话是这么说,但……”

“既然是这么个理,就没有什么但是了吧?”

璃七一脸无辜的眨巴着眼,见方姨气得说不出话来,也不再理会她,转身独自离去,走时还留下了那么一段话。

“既然今日我的容貌已被那么多人瞧见,那么你们也不好再去换其他人来假扮你们小姐,当然,这么紧迫的时间你们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人选了,甚至接下来你们让真正的大小姐出去,人家也不一定会相信她,我看的很开,脾气也很好,接下来呢,我不想再学习什么琴棋书画,方姨莫要逼我,不然我两眼一黑自裁了,你不好交待事小,无法给冀国交待才事大。”

璃七的声音越来越远,她唇角微扬,“我要与我的弟弟妹妹住同一院子,方姨会方排好的,对吧?”

听着璃七的话,方姨的心里忽然涌出了一股凉意……

怎么回事?

她怎么突然觉得有些危险?

缓过神来后,方姨的双手猛地握起,“好你个死丫头,原来你也有你的小心机,哼,得意个什么劲呢?不过是当个替死鬼,还给你傲起来了。”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姑娘说的是对的,现如今,她的容貌已被不少人看见,至少在外边的人眼里,她才是真真正正的丞相府大小姐……

在她还未嫁去冀国之前,她确实有资格狂傲几日。

方姨向来看的很开,也十分明白眼下的情况,这璃七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个得了一点小便宜就卖乖的女人,没有任何威胁。

很快阳之与月儿都被带回了璃七所在的那个院子,刚一见到璃七,月儿就扑到了她的身上,又是嘘寒又是问暖。

毕竟是在丞相府中,月儿也不敢说太多的话,关心了璃七几句之后就乖乖回到了屋里。

倒是阳之留了下来。

“听说你今日出府了,还把将军府的什么小姐得罪了一番,气的人家在茶馆就失了风度,当场泼妇骂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