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小小的警示让小南收起了内心的松懈。

她的力量来源于罐子,其余人的力量同样来源于罐子,如果松懈的话,被人赶超下去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

沈默见她已经明白了,再是笑道:“度过了新手期后的这段时间对你们的确重要,有的人能够大步向前,但也有的人会停滞不前,像之前那样的统一实力的情况不会再有,战斗会变成更加复杂,唯有真正傲视群雄的人,才能有成为高级会员的可能。”

虽然所谓的中级会员、高级会员的具体设定,沈默还没有开始设计。

但他的实力也随着这些人的不断消费而前进。

那些具体的设定,也早晚会慢慢完善的,并不影响现在拿出来画饼。

小南自然是心生向往。

恐怕只有成为了高级会员,才有资格暂缓脚步吧。

她很快将就心神收回,目光重新放在面前的罐子上,无论如何,路要一个一个走,罐子也只能够一个一个打开。

“剩下的罐子……至少也要再来一个大奖吧。”小南打开了下一个罐子。

开到的第一个紫色史诗的喜悦已经被完全压下去,仅剩下对自己运气的忐忑,因为她似乎运气不是很好的样子。

三级罐子中的运气再好也弥补不了四级罐子中运气差的损失,越往后越重要。

碎花裙美眉绿野丛林间唯美高清写真

沈默也在看着她。

虽然前面看起来运气不太好的样子,但运气这种事情真不好说,人们常说非酋欧狗,但实际上很少有人一直都是,今日的非酋未必就不会是明日的欧狗,反过来说也同样如此。

似乎是小南的声音起到作用了,在第三十七个罐子的时候,第二次涌出紫气。

一样的史诗气息,一样的光团。

小南闭起眼睛消化了一会儿后,很快睁开。

“九宫傀儡符。”她说出了这件宝物的名字。

这是一个传承光团,传承相关的知识,却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符箓,以九道符箓分别打入他人的三魂七魄中,控制思维,化为自身傀儡,虽然有时间限制,但如果不断的补充符箓,就可以一直控制下去。

一个非常阴险的技能。

谁也无法想到自己身边绝对值得信赖的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他人控制住,如果在这次圣杯战争中,小南拥有这个技能,胜利根本就是唾手可得。

不过即便是现在。

她也依然想出了若干种使用的办法。

但最终还是甩了甩头。

不是不打算用,只是想着,最少在沈默面前的时候,不要去想这些阴谋诡计。

更何况,像这样的鬼蜮伎俩仅仅只能作为实现目的的手段,而不能沉迷其中,那样的话会让自己整个人都变得扭曲黑暗,其中道理小南还是明白的。

“对打boss没有太大作用……”小南又想到这一点,更是带着惋惜。

这种手段虽然诡异且防不胜防,但显然不适合对付boss,而且只有在还不为人所知的时候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作用,一旦其余人有了防备,作用就小了很多。

总而言之,是一件并不能作为常规手段的大奖。

沈默将小南的心理活动全程看在眼里,但最终也只是提醒道:

“还有十几个罐子,还是有较大希望再开出一个大奖的。”

“借您吉言了。”小南重新振奋起来。

将最后的十个罐子买掉,开始一个接着一个打开,越到后面,开罐的动作越来越慢,似乎没打开一个罐子都是少了一份开出大奖的希望。

直到最后一个罐子。

打开后,是一份以增加绘符成功率的传承。

没有大奖。

小南没有在沈默面前掩饰自己的情绪,满脸的沮丧。

五十个四级罐子只开出了两个大奖,虽然是正常的概率范围内,但这种时候就会想着再来十个,甚至是再来几个,应该就能开出第三个大奖来。

如果能够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氪金,哪怕多一些钱都没有关系。

可惜,资格已经用完了。

“没关系的。”沈默安慰道,“这次运气不好,说不定是积累到后面开罐子了,毕竟概率这种东西,只要开的罐子足够多,总体应该是差不多的。”

这的确很安慰人的说话,沈默过去玩游戏每一次非酋的时候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小南的表情果然好看了一些。

但还是忍不住小声抱怨一下,“要是能再有十个罐子就好了。”

“哈哈。”沈默轻笑了两声,伸出手缓慢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一脸班主任模样地说道,“那就努力吧,只要干掉两个boss就行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应该不难。”

“没错,只是两个boss!”

小南现在完全是欲求不满的状态,恨不得马上去干掉boss,继续开罐子。

十几个罐子都没有开出大奖来,她甚至有种下一个罐子就是大奖的预感。

“所以加油。”沈默最后鼓励了一下。

小南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抿了下嘴唇,抬起眼眸望着他。

“您要离开了吗?”

“没错。”沈默点了下头,“你们这一批新人渐渐成长起来了,我要忙的事情也变多了,而且……最近商会高层也有些变动……”

他最后说着,露出一些苦恼的模样。

变动?

小南听着沈默口中的话,将这两个字牢记在心里,略有些对未知的担忧,但是什么也没说。

因为没有资格。

高级会员才拥有成为旅行商人助手的基本资格,而哪怕她已经变得这么强了,沈默在她的面前依然是深不可测,连背影都无法看见,她无法想象沈默口中的“商会高层”是一些什么样的存在,但那毫无疑问不是她有资格接触的。

沈默也没有想要多讲的样子,只是挥挥手后,身形消散。

只剩下了小南和一地空罐子。

她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看着沈默消失的地方,看着面前无尽宽广的大海,面庞上似乎有着淡淡的寂寞。

要什么时候,她才能够真正在商会中强大起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就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无法说出口。

小南的寂寞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她没有忘记沈默对她的期盼,想要回应那段曾经拯救过她的相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甚至比实现昔日同伴们心愿的道路还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