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江看到张统领如此坚决的立场,满脸阴笑的看着秦言说道,“我说过,武协的能量不是能够想象的,如果愿意认错的话就把我搀扶起来,然后把石像清理干净,该运去哪运去哪,我可以保证,在晋笙大人面前替说好话,不会再报复。”

陈江和晋笙把柳玥的石像运到武协门口,吐唾沫进行侮辱就是为了打压柳玥的人气,让所有人知道他晋笙才是真正的地榜之首。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如果让维护柳玥的人捏着鼻子认怂,把破损和满是污秽的石像运走的话,这件事情当然是他晋笙这一方获得了完全的胜利。

张统领满脸不耐烦的说道,“没听到我的话吗?是自己主动把这石像带走,还是让我把抓进武协。”

话语一落,那十几名金勋强者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秦言围了过来。

一个个脸上充满了威胁,只要秦言敢有任何不恭敬或者是反抗的心思,他们立即会出手拿人。

陈江对着张统领小声提醒了一句,说道,“这个人实力很强,刚才一名铂金尊者被他一巴掌打飞了。”

话刚说完,张统领反手一巴掌甩在了陈江的脸上,怒声呵斥道,“一巴掌扇飞一个铂金尊者,是不是在长他人威风。”

周围的武协众人也一个个满脸震惊的看着秦言,随后摇摇头,嘲笑的说道,“陈江,是不是担心晋笙大人找的麻烦?故意把这个小子说的那么强。”

“们胡扯,老子说的都是真的,张统领千万不要大意。”听到周围的人嘲笑的声音,陈江愤怒的骂了几句。

然后又再次提醒张统领,让他一定要小心秦言,因为一巴掌甩飞一名铂金尊者,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是他之前根本都难以想象的。

长腿可艾的晴天之旅

张统领冷冷的撇了陈江一眼,“像这样的下人,真的丢人现眼,这件事情我会给晋笙说的,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巴掌甩飞铂金尊者,怕不是做了噩梦。”

周围的那些武协强者都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秦言,他们都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

张统领目光冷然的看着秦言,闲庭散步一般走了过来说道,“这么说来是不愿意带着石像滚蛋了,那就别怪我对不客气。”

话刚说完,张统领就看到一道黑影迎面袭来,心里顿时大惊,好快的速度!

心里刚出现这个念头,身子也来不及作出反应,只能硬生生的扛住这一巴掌。

这时候他心里还在想,这么快的一巴掌能有多大力气,大不了自己挨他一个耳光,但是一会儿一定让他受尽各种屈辱和折磨。

然而这一巴掌拍到他脸上的时候,瞬间感觉到浑身提不出任何力气,仿佛自己的血液和所有的功力都被凝滞了。

他心里一阵惊恐,这个人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身为武协护卫统领的铂金强者被狠狠一巴掌甩到周围观看的武协强者身上,一下砸倒了几个人。

刚才还闹哄哄的场面此时变得一片寂静,那十几名金勋护卫看到自己统领被打的七荤八素,一个个愤怒的同时却不敢贸然上前。

有如此强大实力的人,他们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刚才嘲笑陈江的武协强者,一个个张大的嘴巴,手指颤抖的指着秦言,半天都说不出来一句话。

从武协建立到现在,从他们加入到武协又到现在,根本没有见过一巴掌能甩飞一名铂金尊者的绝世高手。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会长晋承安有没有这个实力。

因为会长大人根本不会如此随意的出手,殴打一名铂金尊者,也没有哪个人敢来武协门口挑衅。

陈江心里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自己刚才被质疑的话,现在像是铁一般的事实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有人惊恐失声的说道,“这个人难道是也是一名钻石王吗?他为什么不参加我们的地榜大战?”

“看来今年的地榜大战,将会是一场风云际会,说明我们武协越来越强大了!”

秦言眯眼冷笑,看着议论纷纷的武协众人。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徒弟,将在地榜大战上挑战他们所有人心目中静若神明的晋承安,恐怕会直接颠覆他们的世界观。

颠覆他们在武协修炼多年的修炼体系。

张统领在武协众人的搀扶之下,艰难地站了起来,感觉到浑身都酸软无力。

尤其是脸上的火辣辣的巴掌印,让他发怒欲狂。

可是看着面前脸带冷笑的年轻男子,心里一阵阵揪心的疼。

自己可是堂堂的武协铂金尊者,在强者如林的武协之中,担任负责维护秩序的护卫统领一职。

哪怕是偶尔见到会长大人,也会得到他宽慰的笑容,现在竟然被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打成了这样。

秦言伸手朝着陈江的身边指了一下没有说话。

张统领愣了一下,他明白秦言的意思,是让自己跪在陈江面前。

可是身为堂堂的统领,如果真的在所有人面前下跪给一个石像,这辈子他就别指望在抬起头。

秦言语气冷漠的说道,“别让我再提醒。”

张统领咬了咬牙,目光求助的看向周围的武协众人。

但是这些被秦言一巴掌打晕的武协高手,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替平常让他们尊敬的张统领说一句好话。

能扇飞一名铂金尊者的巴掌,如果扇在他们身上,恐怕直接会要了他们的小命。

张统领磨磨唧唧的不愿意跟陈江跪在一起,当他注意到秦言不耐烦的目光时,顿时吓了一个机灵,尖叫一声说道,“我跪我跪!”

说完快速冲到陈江跟前,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陈江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朝着并肩跪下的张统领看了一眼。

张统领察觉到陈江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两个难兄难弟脸上满是苦涩,还有难以反抗的愤怒,他们在等待钻石王晋笙出来给他们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