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京城不比去琼崖。

   京城,天子脚下,虽说没有瘴气,也没有那些迁徙流放穷凶极恶的犯人,但大家都一致觉得,京城比之琼崖,要更危险一些。

   阮明姿也深以为然。

   京城,什么地方啊。一个牌匾砸下来,都能砸到四五个有权或者有势的。

   正所谓官员遍地走,权贵多如狗。

   阮明姿这样一个姿容绝世,身怀巨财,偏又没什么身份背景……简直是一只无比肥美的小山羊,掉入了狼窝里!

   只不过阮明姿这情况,却又好一些。毕竟她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化妆术,能稍微规避一下那张脸带来的风险。

   再在钱财上注意一些……以阮明姿的聪明谨慎,这点其实也不算什么大难题。

   是以,众人虽说也忧心忡忡,却也没有多加阻拦,反而在各方各面,都尽最大努力去配合阮明姿。

   这大半年来,以绮宁为首的善府孩子们,有几个年纪大的,已经陆陆续续进入了奇趣堂帮工。

   阮明姿是打算,到时候在京城站稳脚跟后,到时候问问善府里的孩子们愿不愿意跟她去京城闯荡。

   在京城,她初来乍到的,新开铺子,若是有自个儿值得信赖的班底,会更容易打开局面。

   半丸子头美女室内意境写真

   她先前犹豫了下,想同绮宁说的事,便是这个。

   毕竟绮宁的身子虽说好了很多,但要是出远门,她多少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只是她还尚未开口,绮宁在得知她有这个意向后,主动找了她:“……不如我同你一道去京城?”

   阮明姿稍稍吃了一惊。

   绮宁倒是跃跃欲试的:“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京城呢……你也需要一个机灵些的人,给你当帮手吧?我觉得我就挺好的。”

   阮明姿看了绮宁半晌,绮宁不带半分犹豫的回视着她。

   片刻后,阮明姿才揉了揉眉心。

   绮宁道:“怎么,你对我哪里不满意?”

   “这倒也没有……”阮明姿道。

   绮宁一拍手:“那我这般机灵的,你还有什么顾忌?梨花姐的店铺里除了有纪哥当副手,还有旁的孩子在帮忙,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有能顶替的。可跟着你去京城开拓新局面的人,我思来想去,还是我最合适……退一万步讲,作为被你援助的善府的人,这种时候同你站到一起,不是应该的吗?”

   面对这样的自荐,阮明姿最终还是松了口:“……那还是要问问席大夫。”

   提到这个,绮宁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早在席天地刚从琼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抓着他去检查了个遍。

   以席天地之挑剔,都评价了一句“尚可”,可想而知他眼下的身体素质有多好了。

   绮宁是半点不怵。

   果不其然,席天地拧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绮宁,带着点嫌弃的挥了挥手:“壮得跟头牛一样,愿意去哪里玩就去哪里,快滚。”

   一旁的阮明姿:“……”

   绮宁倒是挺高兴的,甚至还蠢蠢欲动的怂恿起席天地来:“要不你同我们一道去得了?”

   一旁的阮明姿没说话,这半年多她跟席天地一直在外头,倒是意外得知了席天地不少事。

   像是京城。

   那里,席天地是不愿意回去的。

   果不其然,席天地两眼一瞪,语气不善的凶起了绮宁:“咋着,你这么金贵?还想让我去给你当随行大夫不成?!”他挥了挥手,“不去不去!”

   绮宁也不生气,撇了撇嘴,嘟囔道:“不去就不去呗,我也没逼你啊。”

   席天地冷笑一声,回了里间,倒是又扔给绮宁一个小药瓶:“每日一粒!”

   绮宁把玩着那药瓶:“这是什么?”

   席天地眼皮都不抬一下,只冷笑道:“要你命的毒药!听好了,一日一粒,保证你吃了死的透透的!”

   绮宁吐了吐舌头,知道这是好东西,随手收到了怀里,没在跟席天地杠下去。

   于是,绮宁同阮明姿一道去京城的事,便这么定了。

   阮明妍多多少少是有些惆怅的,她也想跟姐姐一道走,但她也知道,显然她去了只能让姐姐分心。

   阮明妍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的长大,最起码不能成为姐姐的拖累。

   ……

   在紧锣密鼓准备去京城的日子里,发生了一件让阮明姿意想不到的事。

   大舅妈家的二表哥姚常炎,知道了荣氏“怀胎八月”生下的桂哥儿,并非是早产儿,而是足月生下的。

   桂哥儿这般体弱,也并非是早产的原因,只是因着在母体里没能好好吸收营养导致的。

   这样往前推算了一下,怀这孩子的时候,姚常炎跟荣氏还没有行过周公之礼!

   桂哥儿,根本不可能是姚家的孩子!

   据说大舅妈羊氏知道了桂哥儿并非她亲孙子的时候,两眼一闭便晕厥了过去。

   为了给体弱的桂哥儿调理身体,她手里存了多年的银子都被掏空了,眼下竟然从小儿子那得知,心肝肉的大孙子根本就不是亲生的,这哪能受得了!

   姚常炎更是气得操起了烧火棍子,把荣氏给死去活来的一顿。

   荣氏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却又自知理亏,哭着抱着桂哥儿就给姚常炎跪下了。

   “炎哥,那是意外啊。”荣氏跪着苦苦哀求,“我也不想瞒着你的……”

   “贱妇!”姚常炎已经打红了眼,指着荣氏大骂。

   桂哥儿还不足一岁,这半年多是靠无数好药材硬是把命留下来的,虽说看着康健了不少,但底子还是有些贫弱。

   眼前这阵仗吓得他哇哇大哭了起来,偏偏荣氏眼下是顾不上管,姚常炎看着桂哥儿更是怒从中来,一脚踹到了跪着的荣氏身上,把荣氏踹得一个趔趄,抱着桂哥儿倒在了地上。

   荣氏身子骨还算硬朗,倒也没什么。

   但桂哥儿却哭得抽抽了过去,憋的小脸通红,眼见着是要不好了!

   这可把荣氏给吓坏了,村子附近的大夫却又说治不了。这会儿正好阮明姿家的马车来接旬休的姚月芽去梨花家继续上课,荣氏红着眼睛就扑了上去,求带她们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