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从来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在林家地盘竟然被人踩着脸,怨毒的说道,“家主,救我,为我主持公道,为林家颜面诛杀此人!”

林虎啸眯眼看着秦言,“小伙子,闯进我林家之前,你该打听一下林家的声势,也该了解一下我林虎啸的为人,岂会受人威胁。”

秦言毫不示弱的看着林虎啸,淡淡说道,“这么说来,我们是没得谈了?”

说着,右脚移到了中年男子的后背处,脚下用力。

中年男子顿时发出一声惨叫,站在周围的人都能听到中年男子后背嘎吱嘎吱的骨骼寸寸断裂的声音。

林虎啸怒吼,猛然欺身朝着秦言冲来,右掌直劈秦言脸门,“找死!”

秦言摇头苦笑,“果然是蛮夫扎堆的林家,未谈事先开打啊。”

说着,一掌还击!在准备直接一掌轰退林虎啸的时候,秦言突然心思电转,收回了大部分的力道。

林虎啸后退数步,秦言同样也后退几步。

如此举动,算是给林虎啸一个面子,让他觉得两人不相上下,并且自己也让开了对中年男子的遏制。

林虎啸感觉到自身手掌微微发抖,惊疑不定的看着秦言,虽然这一掌用的力道不大,但是这年轻人居然不仅接下了这一掌,还跟自己平分秋色!清远市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个年轻俊杰,自己居然不知道。

实力就是说话的资本。

冰肌玉骨少女沉浸在云朵般雪白的世界里

秦言没直接逼退林虎啸,也给了林虎啸好言相谈的台阶。

“你重伤我手下的事一会再说,你来我林家到底有何贵干?”

林虎啸紧紧盯着秦言的眼睛,如果这小子敢挑衅林家,那就当场将他搏杀,免除后患!这时,也有几个林家的长辈闻讯而来,盯着闯入林家的秦言。

秦言微微拱手,语气轻飘飘的说道,“其实,我这次是跟林家主讨要一个东西,不过林家主大可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林虎啸楞了一下,“问我讨要东西?

说!”

秦言手指清远大学方向的龙虎山庄,“那里有一处林家主用不着的龙虎山庄,我希望林家主能忍痛割爱。”

轰!聚集在院子里的林家众人发出了一阵议论声。

有人情绪激动的冲着秦言喝道,“混账,你可知道家主为了龙虎山庄费了多少心血,若不是…呃,怎么会轻易给人!”

“小子,别异想天开了,龙虎山庄不容许你染指!”

“跟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混蛋说这废话做什么,把他双腿双手打断轰出去就行了。”

“家主,让我来收拾他,让他见识一下我林家的厉害。”

“家主,我两拳就能弄死他!”

“老子瞪个眼,就能把他吓个半死,家主,让我出战!”

林虎啸一抬手,周围的咆哮和怒骂声顿时降了下来,他冷冷的看着秦言,语气冷漠的问道,“你有何资格问我讨要龙虎山庄?”

秦言双手背在身后,面对气势汹汹的林家数十号围攻的子弟,谈笑自若的说道,“林家主,你可以让刚才叫的最欢的人跟我打一场,你就会明白。”

“猖狂!老子弄死你!”

“妈的,竟然敢来我们林家找事。”

林虎啸眼露杀机,盯着秦言说道,“你莫不是以为我手下留情,就是你在林家狂妄的资本。”

秦言轻笑,“林虎啸,你不妨让他们出来,我指点他们一下如何运用林家刀法,如果我指教得当,林家主或许会改变心意把龙虎山庄赠送与我,也不是不可能。”

林虎啸按捺不住心头杀意,冲着刚才说一瞪个眼就能把秦言吓得半死的男子说道,“副教头,这小子交给你了,让我林家的人好好看看,到底他是如何指教你刀法的。”

这副教头是林虎啸极为看重的林家有数的几名高手,当即站了出来,手持寒刀,狞笑道,“我会削下他的脑袋,剖开他的头颅,好好看看这小子脑袋里有什么指教我的刀法。”

说完,副教头走到秦言跟前,抬手持刀指着秦言的鼻尖,带着一丝嘲弄说道,“小子,让你三招,动手吧。”

顿时,周围气氛一凝!别说周围的林家子弟,就连林虎啸都紧紧的盯着秦言和副教头。

他刚才看出来秦言确实有些实力,但是他对教导林家子弟的副教头更有信心。

杜生哪里想得到,秦言带着自己进入林家,居然是为了生死搏斗。

这就是救沈教授的办法?

如果是这样,杜生情愿让秦言安安稳稳的坐在办公室,而不是在这里打打杀杀。

要知道,这可是以暴力著称的林家啊!现在更是有数十名林家子弟对秦言虎视眈眈,这就是龙潭虎穴!“动手!”

副教头再次冲秦言怒喝,“还站在那里愣什么,莫不是怕了?”

周围的林家子弟,个个脸上露出讥笑的神情。

刚才这小子牛皮吹爆天,说要指教林家的人,现在教头一出马,这小子当即吓得动都不敢动。

刚想到这里,就看到秦言动了。

众多林家子弟目光齐刷刷的盯在了秦言身上。

秦言看着副教头,摇了摇头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让刚才想修理我的人一起上,我要打,呃,1,2,3…我数了数,我要打十个!”

林家顿时一片哗然!各种谩骂不绝于耳,林虎啸双眼喷火,盯着秦言说道,“小子,你三番五次挑衅,林家不是不敢杀人,你自己找死!”

“你们几个上,不留余地,生死勿论!”

“遵命!”

顿时,又跳出来九个林家子弟。

十个人手持砍刀,围成一圈,紧紧盯着秦言,随时都可能扑上去。

杜生看着围成一个圈的十个林家子弟,手中砍刀组成的闪烁寒光的刀阵,心都凉了半截。

秦言,你为何非要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你,你就不能做一个正常人么?

“杀!”

副教头一马当先,朝着秦言急冲过来,手中砍刀高高举起,自上而下朝着秦言头顶猛劈!这一刀,宛若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