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言根本懒得去看,直接选择闭上了眼睛,可是迷迷糊糊的时候,闻到一股熟悉的清香,瞬间睁开了眼睛。

居然是柳梦雪,刚才不是生自己的气么,怎么又过来了。

柳梦雪确实很生气,关乎到自己未来以及柳家兴旺的选票,居然就这么被秦言给祸害了,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总存在一丝丝可能。

首先是秦言鉴定出海洋星梦,再者就是柳梦雪总能感觉到自己遇到绝境时,那拯救自己的神秘力量,或许一会还会浮现。

另外有一个原因就是她自己都觉得很羞耻,很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在答案即将揭晓的关键情况下,自己心神不定,心里非常的不安。

而在她身后的角落,却总有一个能让她感觉到温暖和厚实的能量吸引着她,最终,柳梦雪忍耐不住了,又羞又恼的走了过来。

但是,到了后边一看,差点没气死了。

自己在贵宾席上,紧张的手脚冒汗,而他呢,居然躺着闭着眼睡觉呢。

柳梦雪先是礼貌的对旁边的男子说道,“麻烦你能不能换个位置。”

柳梦雪指了指前排的贵宾席,那男子又惊又喜,连连点头,“好,好啊。”

秦言悄悄睁开眼睛,看着柳梦雪坐下来,察觉到她要转头看自己,连忙闭上眼睛。

然后一道清冷的呵斥传来,“秦言,这都什么关键时候了,你都一点不紧张么?难道也不为我担心么?”

双儿的角落

柳梦雪在心神激荡之下,居然气糊涂了,在计较秦言有没有关心自己。

秦言还没来得及回答,柳伟在旁边嘿嘿一笑,“把票投给一个破罐,紧张有什么用,换成是我,早就出去吹凉风了,在这里受这煎熬干啥。”

朱在文突然开口说道,“别说话了,到我们的青花瓷了。”

柳伟连忙端坐身子,紧张的盯着台上的青花瓷。

赵教授对待每一件文玩都非常的仔细,观摩检查之后,不住赞赏说道,“这青花瓷确实为清朝珍品,艺人手法高超绝伦,浓抹淡施,粗细有致,确实美不可言!”

“拍卖底价为120。”

“我的天!”

柳伟听到120的拍卖底价,顿时兴奋的眉飞色舞,要知道这1件捐赠的古玩文物中,最高价值的也不过是50。

而华兰捐赠的位于第二十九名的玉佩,价值也不过100,柳伟兴奋的在朱在文的肩膀上狠狠锤了一下,“我们赢定了!”

说完,满脸得意的看着柳梦雪,话语里满是挑衅,“柳梦雪,我真的替你感觉到悲哀,其实我也知道你为柳家付出了多少,柳家能再次拿到修缮福利院的工程,是你的功劳,眼看着你就要成为柳家的结伴人了。”

说到这里,柳伟摇头叹了口气,脸上是可怜的表情但是配合着语气,满是嘲笑,“可惜,你栽了,你把放在你眼前的机会给弄丢了,怪你那废物男人选了个跟他一样废物的陶瓷,那是什么玩意啊?你再看看我的120低价,你知道竞拍的成交价会是多少么,我也不敢想啊!”

柳梦雪眼噙怒火,冷冷的说道,“你说够了没有!”

柳艳娇凑过来,不高兴的说道,“堂姐,你刚才被李万耀请进来的时候不是很风光么,现在让人家说两句都不行,你心胸也太狭隘了。”

秦言禁不住目光朝着柳梦雪身前看了过去,那鼓不登登的,哪里狭隘了。

柳梦雪本就满肚子怒火,察觉到秦言那不轨的目光,顿时要彻底爆发。

秦言见状心里大喊不妙,站起来一巴掌拍在柳伟的脑袋上,“一个小小的拍卖会,得意不下你了?”

柳伟哪里想过秦言敢在这里动手,只能强忍着怒火,咬牙切齿的骂道,“秦言,你给老子急着,回到柳家,我就把你彻底赶走,柳梦雪你的负责人职位今天也到头了。”

秦言作势扬手要再打,柳伟吓得脑袋一缩连忙躲到一边。

几个人耽误的功夫,也就轮到了秦言挑选的21号展示柜中的陶罐。

柳梦雪顿时紧张起来,其实她并不相信柳伟说的那样,这黑罐子就是普通的垃圾缸罐,不然也不会成为捐赠品放在这里。

可是如果说它值钱,比那卖相极好的青花瓷还要贵重,那是根本不信的。

抱着那么一点虚无缥缈的希望,柳梦雪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目光紧紧盯着把陶器端向赵教授的女子身影。

秦言的目光也看向了赵教授,只是他表现的没有那么紧张,或者说根本不担心陶器是不是最值钱的,而是好奇赵教授会怎么评判这个陶器。

柳伟对着旁边的朱在文说道,“你老师有没有说过关于这种陶器的只言片语,它不会值点钱吧?”

朱在文摇了摇头,“我跟教授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出土的文物宝贝,唐三彩、素三彩,玲珑瓷什么的都见过,也详细了解过,这玩意还真的没怎么接触过。”

柳艳娇哼了一声说道,“柳伟哥,你别担心了,这种垃圾东西能值什么钱,绝对不会比我们看上的青花瓷值钱的。”

柳梦雪此时也注意到了柳伟和朱在文之间的谈话,侧着耳朵听他们谈话的内容,想要知道多一些关于陶器的情况。

可是朱在文对陶器了解的并不多,柳梦雪稍稍有些失望,有心想要问一下秦言为什么会判定这陶器值钱,但是想想他丝毫不顾及自己艰难的处境,而随意的观察这些文玩古物,最后选择这么一个东西,就非常的恼火。

柳伟听到柳艳娇说的话,嗤笑着说道,“你以为我是担心这玩意的价值比青花瓷更高么?我是想知道这东西到底值不值几百块钱,如果到时候奶奶知道柳梦雪在慈善拍卖会选了一件几百块的东西,估计会把这些没用的人赶出去。”

柳艳娇得意的看着柳梦雪,“堂姐,你完了!”

这时,台上的赵教授终于检查完毕,这一次他检查的比其他的文玩更久,更仔细,明明觉得这陶器有些古怪,可是怎么看都不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