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较于帝释天座下的白象,敖凡的似乎更加强大。

六牙白象当时被敖凡击杀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成为混元金仙的迹象,被敖凡击杀之后更是炼化成为了法相。

数千年的龙威蕴养,现如今虽然是法相,但是也有了准圣修为。

帝释天的不过是个大罗金仙级别的坐骑,如何是自己法相的对手?

随着六牙白象的法相出现,只见那帝释天座下的坐骑慢慢的往后退了几步,眼神中透露出来恐惧,不敢上前一步。

这不单单是境界上的压制,更是同族当中地位的压制。

六牙白象在象族当中本来就是神圣一般的存在。

而此时的帝释天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原本想着经过自己圣威加持,这白象能够给敖凡造成不小的麻烦,谁知道敖凡还有后手。

满头冷汗的看着那六牙白象的法相,帝释天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为何要和敖凡作对。

就在此时,只见那六牙白象的法相突然怒吼一声,象鼻一甩,便朝着那帝释天座下的白象抽了过去。

毁天裂地的威势瞬间席卷开来,没有丝毫停滞的落在了帝释天的坐骑上。

哀鸣声响起,只见那帝释天连人带象都飞了出去。

一抹清甜少女清雅迷人

还未等到两人落下来,便看到那六牙白象的法相抬起一只脚来朝着那白象踩了下去。

如同踩住一颗西瓜一样,瞬间被Ian炸裂开来。

毗湿奴等人看着这一幕,心中顿时大震,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毗湿奴知道自己不能看下去,若是在看下去,帝释天必死无疑。

毗湿奴身上的圣威刚刚凝聚起来,但是下一秒的却是被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

身体瞬间僵硬起来,毗湿奴看着那一双龙眸,只觉得自己的圣人灵力都变得迟滞起来。

“你想代替帝释天死吗?”

话音刚落,毗湿奴沉声道:“敖凡!这毕竟是我南曼陀洲的圣人,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敖凡冷笑一声,随后开口说道:“朕做什么你们不知道吗?”

“杀圣人,成你们的想法。”

说完,便看到敖凡单手一挥,那六牙白象的法相突然消散开来,化作无数的锁链朝着帝释天卷了过去。

本就受到重击的帝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看到自己的身上缠满了锁链,身上的圣威刚刚凝聚起来,天空中便是数道雷光落下,顷刻间的功夫便将自己身上的圣威驱散的一干二净。

脸色煞白无比的看着敖凡,帝释天原本就断掉的手臂此时也没有被放过,反倒是死死地缠绕起来。

天空中雷海涌动,只见一柄闪着红光的利剑缓缓浮现出来。

众人凝神看去,心中顿时大震,这不是先前敖凡斩断帝释天一条手臂的时候,所使用的那柄神剑吗?

看了一眼还在不断挣扎的帝释天,敖凡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此剑名曰龙狱,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先天法宝,用来杀你不算辱没。”

话音刚落,只见那敖凡猛地一压手腕,那天空中还在雷火当中沐浴的龙狱猛地急射而出,朝着帝释天的后背急刺过去。

“嗡”的一声响起,那龙狱瞬间被挡了下来,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刚刚松了一口气的众人瞬间紧张起来。

“不好,挡不下来的!”

毗湿奴惊呼一声,身形一晃便朝着帝释天冲了过去,但是突然眼前一花,便被人挡了下来。

目光一凝,随后便看到那一道白影利爪朝着自己抓了过来。

“找死!”

身上的圣威一凝,便将那道寒光当了下来,随后便是单手一挥,朝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白熊王戳了过去。

手中一道寒光亮起,但是那看似笨重的白熊王,此时却是身形一晃居然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圣人一击。

目光一凝,毗湿奴的脸上满是惊讶之色,心中也随之警惕起来。

但是就在这愣神的一瞬间,眼前的白熊王消失不见了不说,远处更是传来了一声惨叫。

“啊!”

惨痛声传来,随后便是大量的圣威弥漫开来,不像是从圣人身上释放出来的,倒像是自己喷涌而出一样。

毗湿奴脸色大变,扭头朝着天上看去,顿时睚眦欲裂。

只见那天空中,被锁链控住的帝释天跪在地上,后背上赫然插着一柄剑。

大量的金光从帝释天的后背释放出来,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在场的众人都知道,这种情况是停不下来的。

因为敖凡要做的不是简简单单的杀死帝释天,而是要连对方身上的圣骨也一并毁了。

剧烈的疼痛感让帝释天爆发出来强大的灵力冲击波,但是即便如此也是于事无补,帝释天的身体被锁链紧紧固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龙狱刚刚将自己的防御破开,就将自己的圣体破开,那种痛楚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存在。

就在此时,只见那敖凡一步上前,随后便是抬手一挥,手瞬间便插入了帝释天的后背。

一阵剧痛再次传来,帝释天身上的肌肉猛地绷紧,但是圣威却猛地散开,没有改变任何现状。

敖凡嘴角微扬露出一抹冷笑,冷冷的看着南曼陀洲的一众仙神,寒声说道:“让你们看看朕是如何斩杀圣人的。”

话音刚落,只见敖凡猛地将手臂抬起来,随后便看到那敖凡将自己的手从帝释天的后背当中抽离出来。

一同出现的还有那手中抓着一条散发着金光的脊椎骨。

圣人独有的圣骨!

众人眼睛猛地一缩,脸上满是惊骇之色,看着这一幕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只见那敖凡手中紧紧握着圣骨,手上猛地一用力,便是一道强悍的龙力涌出,顷刻便将那圣骨捏的粉碎。

而此时的帝释天身体猛地一僵,眼中的神光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随后整个人都朝着前面倒了下去。

众人只觉得后背一凉,心中满是惊骇的看着嘴角擒着冷笑的敖凡。

圣人就这么被斩杀了吗?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那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帝释天,一时间遍体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