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阳城商报突然爆发了一个令大家震惊的消息。

前首富牛庆丰之女,携十亿资产入驻阳城。

十亿资产,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一笔了不得的数字了。

很多人在感叹于牛家土豪的举动,也在帮助牛家思考,牛月娇如何去使用这十亿。

当然,更多的商人关注的是,自己如何和这十亿联系上关系。

一个个各种公司的代表,把他们的项目计划书往牛月娇的手中送,短短时间,牛月娇的面前就堆起了一人高的项目计划书。

牛月娇看都没有看,直接就吩咐人当成废纸给卖了。

可是,项目计划书是被解决了,那无数的约会见面呢?

从早上开始,每一个时间点都安排好了人,一整天都排得满满当当的。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心思,牛月娇也清楚,但是,她还不得不见。

正因为如此,也让她非常苦恼。

这一刻,她不禁羡慕古代的贴身丫鬟,主人需要的时候躺下就是了嘛,哪里有这么多的苦恼?

优雅清纯的居家少女图片

在其他人忙着去牛月娇面前凑的时候,宁家并没有这么做。

他们已经得到了合作的准信,关键的问题是要赶紧把减肥药弄出来。

所以,大清早宁欣就带着减肥药秘方去公司实验室了。

把龙隐的话转达给实验员以后,她开始联系蒋玉明。

“蒋先生,你今天有时间吗?

我想和你见见面!”

宁欣问道。

她没有嫁给蒋玉明的想法,当然是向着赶紧把布加迪还给蒋玉明,同时也把她的情况说明。

接到宁欣的电话,蒋玉明也很高兴,急忙说道:“我有时间,我们等会什么地方见面?”

他昨天晚上损失巨大,回家又被他父亲教训了一顿,更是让他难堪。

不过今天能够有一个美丽的女人让他来发泄一下,他现在心情非常高兴。

凭他的身份,什么女人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拿下了?

到时候,一对漂亮的母女“那我们等会葫芦岛见面如何?”

宁欣问道。

葫芦岛是阳城著名的一家咖啡休闲吧,阳城很多人都知道,是一个公开的场合。

她可不敢和那种超级富二代去私密的地方,到时候被人占了便宜都没处说理去。

“行,等会葫芦岛见!”

蒋玉明开心地说道。

然后,他准备了一大束鲜花,开着家中的另一辆玛莎拉蒂去了葫芦岛。

来到葫芦岛门口,然后就等着宁欣,准备今天就拿下宁欣。

片刻之后,令他心痛的一幕发生了,他的布加迪出现了。

“卧槽,那个王八蛋来这个地方做什么?”

蒋玉明咬牙。

他以为是龙隐开车来的,他根本不想见到龙隐。

可是,当他看到车上下来的是宁欣,他顿时呆住了。

我靠,这什么情况?

他的爱车明明被龙隐勒索走了,怎么落到宁欣手里了?

宁欣也看到了怀抱鲜花的蒋玉明,顿时心情复杂起来。

这可是超级富二代啊,她妈妈要是知道她的行为,不骂死她才怪!就算是她的心中,她其实也有些犹豫不定,真的要拒绝这样的人吗?

可是,想到天天睡在自己床边的那个傻子,她快步走到蒋玉明面前,微笑道:“蒋先生,非常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礼物!”

蒋玉明有些懵逼,我这还没送呢,你不能接受什么?

宁欣把车钥匙递给蒋玉明,微笑道:“其实我有老公了,只是我妈对不起,很感谢你的好意!”

蒋玉明顿时瞪大了眼睛,怪异地问道:“你老公是”“我老公叫龙隐,虽然他现在失忆了,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但是,这些年天天照顾他,我已经有点喜欢他了。

所以,真的非常抱歉,多谢你的厚爱。”

宁欣诚恳地说道。

蒋玉明怪叫一声,把鲜花往地上一扔,转身就走。

他本来还想泡妞,结果跑到了龙隐的女人身上。

这要是被龙隐知道了,到时候还不得闹到他家里去,恐怕他到时候不知道要跪多久。

“妈的,这个瘟神,老子早知道当初就不砸那辆车就好了,现在简直是被缠上了。”

蒋玉明骂骂咧咧走了。

倒是宁欣有些紧张。

难道是因为她当面拒绝,让这个超级富二代生气了?

这种人都是非常爱面子的人,自己直接拒绝,应该是生气了吧?

她叹息了一声,低头捡起那束鲜花,带回了车上。

惹到这种人,这可怎么办才好?

“欣儿,你在哪里?

你赶紧过来一下,一定要开车过来啊!”

余锦秋电话来了。

宁欣急忙问道:“妈,怎么了?”

余锦秋不由分说地说道:“你现在赶紧开车来我总店!”

宁欣听到余锦秋有些着急,立刻就开车赶了过去。

安康药房总店,余锦秋得意洋洋地给林秀莲说道:“她二婶,既然我怎么说你都不信,等会就让宁欣把布加迪开过来你看看!好家伙,几千万的见面礼啊!我们家宁欣呀,很快就要嫁入蒋家了!”

林秀莲冷笑道:“布加迪,有奥迪就不错啊,你以为我会相信?”

布加迪缓缓出现,宁欣下车走来,林秀莲完呆住了。

“妈,怎么了?

出什么事情了?”

宁欣急忙问道。

余锦秋笑呵呵地说道:“你二婶没见过布加迪,让你开过来她看看,来来来,秀莲,来体验一下欣儿,谁送给你的花?”

正找不到反击之处的林秀莲,顿时冷笑道:“一边结着婚,一边收人家的好处,一边又在接受其他人的追求,你们家宁欣果然是够忙的啊!”

“欣儿,这怎么回事?”

余锦秋急忙问道,“你可不要糊涂啊!”

“妈,那花是刚才蒋玉明给的”“哈哈!”

余锦秋得意地大笑道,“好丫头,终于主动了一回!我还担心你矜持呢,这下妈是彻底放心了!”

旁边的林秀莲脸色更难看了,漫不经心地说道:“要是蒋少知道宁欣结过婚”余锦秋脸色一下就沉重了,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啊!一时间,她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她是知道两人没有圆房,其他人相信吗?

要不是那个傻子,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这件事纸包不住火,就算他们隐瞒,林秀莲肯定也会破坏的,不如把蒋玉明叫过来说清楚。

对了,还要把那个傻子一起叫过来对质。

“你在哪里?

赶紧给我到总店来!”

余锦秋问龙隐。

龙隐急忙问道:“妈,怎么了?

我现在回不来啊!”

“你必须给我过来!”

余锦秋哼道。

“妈,下午一点行吗?

我现在在忙着研究药方的事情呢!”

龙隐现在其实在钱泊君家里,他被钱泊君接过去治病去了,刚刚才赶到钱家,怎么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