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算不去指认方家,他们也不会放过你。”

方寻指了指地上的黑衣人尸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这些家伙就是方家派来杀人灭口的。

你不跟着我们走,只有死路一条。

跟着我们走,或许还多活几天……”

“……”

听到这话,张威沉默了下来。

他也算是社会的老油条了,自然看得清现在的形势。

的确,从刚才那几个蒙面黑衣人的对话中不难听出,方家已经打算要除掉自己了。

他可不相信,自己能逃得出方家的手掌心。

就算自己连夜逃出龙城,恐怕在路上也会被拦截。

而眼前这四个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纯白苹果头妹子居家私房生活照

要不然,他们怎么敢跟龙城方家抗衡?

所以,跟着他们,恐怕才是最安的。

“所以,你要不要跟我去指认方二爷?”

方寻笑眯眯地又问了句。

张威眼神一狠,“既然方家不让我活,那我也不让他们痛快,我跟你去指认!”

“这就对了嘛。”

方寻笑了,笑得很灿烂,但眼神却无比的冰冷。

人证物证已经齐,万事俱备,只等方德耀七十大寿之日到来了。

“方家,你们欠我父亲的东西,母亲的命,该还了……”

方寻在心中喃喃一声,眼中的杀意空前暴涨……

……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方德耀七十大寿的日子。

清晨。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西山别墅区,六号别墅。

二楼的一个房间里。

方寻盘腿坐在床上,正在修炼。

昨天一整天,方寻哪儿都没去,一直在修炼,事情都交给了赵天顺他们在办。

因为,他隐隐感觉自己的修为好像有突破的迹象。

如果自己的修为真的能从万象境中期踏入后期,那自己的实力绝对会再次暴涨一大截。

到时候,自己就算不借用身体里那个鬼东西的力量,也能击败离尘境的高手。

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方寻尝试了一天一夜,却依旧没能突破到万象境后期。

“呼……”

方寻长吐一口浊气,然后缓缓睁开了双眼。

也就在方寻双眼睁开的刹那,似乎有两道精芒爆射而出。

虽然没能突破到万象境后期,但方寻的精气神都达到了巅峰状态。

“是时候去算账了。”

方寻看了眼时间,然后翻身下床,走进了浴室。

洗完澡,换了身衣服,方寻便走出了房间。

只见,一楼客厅里这会儿已经坐满了人。

大家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方寻下令出发了。

“寻哥!!!”

所有人震声高喊,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别墅。

方寻点点头,然后走到了一楼。

大家都迎了上来。

“寻哥,其中一批兄弟已经在门外等候!

另外三批兄弟,已经从龙城各地出发,赶往方家庄园!”

赵天顺恭敬汇报。

“方家和楚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方寻问了句。

杨潇走上前,汇报道:“方家和楚家联手了神州各地四十八个家族,已经对我们展开了攻击!

方家和楚家也都已经将各自的护卫部调集了起来,前往方家庄园!

而且,我们情报组还探查到,方家和楚家还请了外援!

方家请的是东北四大家族之一的柳家人!

据说,这四大家族胡、黄、白、柳被称为四大仙家,也就是狐仙、黄仙、白仙和柳仙!

据说这四大家族的人真的会一些仙法,比如请神什么的,玄乎的很!”

“卧槽,这世上难道还真有仙家?”

“尼玛,我还以为那些出马仙、请神啥的都是人们胡编乱造的,没想到竟然真的有!”

“我也曾听闻,在东北,不能轻易招惹这四大家族的人,否则会惹祸上身!”

王起和张莽等人都议论了起来,一个个都非常吃惊。

“什么狗屁仙家,他们修炼的应该是一种奇门术法,能够获得一些特殊的能力。

他们也配称自己为仙家?可笑至极!”

方寻冷笑一声,而后问道:“杨潇,那楚家请的外援又是什么人?”

“寻哥,楚家请的人来历很神秘,查不到他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杨潇回道。

“看来,方家和楚家为了对付我们,也做了不少准备啊!

我倒要看看,今天谁能阻止我复仇!”

方寻眼神冷漠,体内的热血沸腾了起来,复仇的火焰也彻底燃烧了起来。

“出发!”

方寻大手一挥,下达了命令。

在方寻的带领下,一群人走出了别墅。

来到门口,就看到,几十辆劳斯莱斯幻影和数百辆奔驰七座商务车停在了门口,如同一条长龙。

而且,在最后面,还有一辆小卡车,上面放了一口系着红丝带的古铜色大钟,格外吸引眼球。

这也是方寻特意让赵天顺他们准备的。

方德耀不是要过大寿么?

那自己跑过去,不送礼怎么行?

这口大钟,就是给方德耀送的最好礼物!

虽然通过这两天时间,方天阔已经对自己儿子现在的实力和能量了解了不少。

但今天看到这么大阵仗的时候,他依旧感觉到了强烈的冲击。

方天阔转头看了眼方寻,眼中满是欣赏之色。

自己的儿子,真的长大了。

很快,方寻一行人坐上了车。

车子启动,浩浩荡荡的车队离开了西山别墅区,直奔方家庄园而去。

因为今天是周末,别墅区里的人都在家休息,当他们看到一行黑压压的车队时,一个个都被惊呆了。

这种场面,即使是他们,也从未见过好吗?

前往方家庄园的路上。

方寻拿出手机连续打出了几个电话。

“惜月,可以开始了……”

“虎爷,开始行动吧……”

“鹰扬,对楚家阵营面进行打压……”

“幼麟,告诉楚家阵营的各大家族负责人,他们现在退出争斗还来得及,否则,那就陪同楚家一起灭亡!”

“戴安娜,我给你的那份名单上所所记载的家族,凡是在海外有资产的,部连根拔起,吞并、收购!

所吞并收购的产业,给我留一半,另一半,就当是送给雷克斯叔叔的礼物吧!”

几个电话一打完,方寻一抬头就看到方天阔正一脸复杂地盯着他。

方寻挠挠头,“爸,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小子,我现在很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为何你不仅能动摇国内经济,连国外经济都能动摇?”

方天阔实在是无法理解。

方寻笑着耸了耸肩,“爸,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能量现在到底有多大。

不过,一般人想要将我踩下去,应该不可能办到。

总之,楚家阵营这一次,完蛋了,他们根本没有翻身的可能。”

方天阔轻轻叹息了声,望向了窗外,脸上浮现出一抹愁容。

他轻声道:“马上就能为你母亲报仇了,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我现在却高兴不起来。

再怎么说,那也是你爷爷、大伯和二伯……

我们都是方家人,是亲人……”

“只可惜,他们从来就没有把我们当成亲人。”

方寻摇了摇头,“爸,如果你不忍心,待会儿报仇就让我来吧。”

方天阔微微闭上了双眼,轻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