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有暴雨吗?”陆泽忽然询问道。

   “没有。”林韵雪说的很肯定,“这座岛屿处于热带区,虽然有迷雾覆盖,但阳光却比国内强烈很多。”

   “陆泽,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林韵雪敏锐的注意到陆泽表情,难得在对方脸上看到如此慎重的情绪。

   陆泽沉吟了片刻,没有和林韵雪说更多,“这种景象很类似行星裂隙出现的先兆,我希望你尽快离开那座岛屿!”

   扭曲的雷电,这本就是极其罕见的。

   更何况林韵雪已经模糊具备了某种感知。

   虽然她到现在依然没有明显特征,但突兀昏迷的15秒证明她明显具备了超能觉醒的特征。

   至于为何现在依然没有反应,陆泽认为这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类似于梁博,觉醒的超能并非显性,有待发掘。

   第二种可能是林韵雪的超能并非是战斗类,那模糊的预感和莫名的虚弱,极有可能是稀有的【精神意念系】。

   “很危险吗?”林韵雪还是第一次听到行星裂隙的概念,她只觉得随着两人关系越来越熟,陆泽身上的神秘感不减反增。

   正月深秋枫林落叶妙龄少女优雅气质唯美写真图片

   “是的。”

   陆泽点点头。

   谁都不知道行星裂隙中到底会冲出什么生物,为了控制住东海迷雾探索发现的那个行星裂隙,炎黄军已经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夏国尚且如此,更不论这些根本没有成建制武装力量的密克罗尼西亚联邦。

   林韵雪短暂思索了三秒后,露出一个明媚阳光的笑容,“好。”

   陆泽的脸上也露出笑意。

   想了想,少女又问道:“不知道陆同学还有需要交代的吗?”

   “暂时没有。”

   “那回去我们比试一场。”显然某位少女还是有点小小记仇的。

   陆泽一愣,他刚刚就随口一说,哪儿能真的动手,那就是纯粹欺负人了。

   “记得让我一只手!”

   说完这句话后,少女小小的鼻音还带着一声轻轻的哼。

   竟然让俏丽英武的月光白骑大人露出如此小女生的一面,显然是心底怨念颇深了。

   陆泽:“……”

   看到陆泽闭嘴不言的样子,林韵雪心情愉悦的摆摆手,“那就回国见了!”

   飓风学院、紫岛学院、东华军校,都在一座城市。

   有这样一群好友都聚在一座城市,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呢。

   澄澈的海水中有巨大的阴影游动,灿烂的阳光穿透迷雾,照耀着这座太平洋上的明珠岛屿。

   少女身在林间笑语盈盈的看着光幕,白皙优美的脖颈总是让人的视线情不自禁、留恋眷恋。

   如果有画家在这里一定会惊呼这是最美的画卷。

   这可是后世孤冷漠世的月光白骑呢,陆泽的心情也很好,只是关注点有些异于常人罢了。

   他笑眯眯的挥挥手,“回见。”

   “咿呀~~”极通人性的法老瞬间就红了眼圈,吧嗒吧嗒的眼泪滑落,依依不舍的对着那边的粉波球兜兜挥动小爪爪。

   “咿、咿……”兜兜咬着嘴,身子一颤一颤,时而膨胀时而缩小,显然是在抽泣。

   少女浅笑,微微歪了歪头,高挑英武的身姿有些俏皮。

   少年与少女,法老与兜兜,跨越三千公里距离的卫星通话,悄然结束。

   光幕熄灭。

   如果从高空俯瞰这座绿意盎然如宝石般的岛屿,便会发现以林韵雪为圆心,半径两公里的区域边缘,竟均匀的分布着不下百人。

   每个人的气息都沉默而厚重。

   “申叔叔。”林韵雪轻轻开口。

   “韵雪小姐。”

   天空中一道黑点由小变大,带着风雷呼啸之声急速下坠,在即将贴近地面时忽然一缓。

   极动到极静,骤然形成的强压席卷着落叶吹出百米。

   一名穿着排扣唐装、有些清瘦的中年男人轻轻站定,温和微微低头,似在认真聆听。

   “这里的试炼提前结束,目的地更换为千岛之国。”

   “好的。”被林韵雪称为申叔叔中年男人儒雅的点点头。

   就在他开口的同一时间,那些隐匿在林韵雪两公里外的人员全都得到了某个命令,开始以惊人的效率散去,自发汇向岛屿原有港口改造的迷雾营地。

   “申叔叔你不询问我理由么?”林韵雪反手收刀,略微好奇的问道。

   “韵雪小姐聪慧过人,如此做自然是有原因。”申星眼神温和。

   小姐早慧,心性过人,更是裴家老太君的掌上明珠。

   更何况自己带出的这百人队本就是以林韵雪为最高指挥的。

   “申叔叔您这样是会让我骄纵的。”林韵雪笑了,和申叔叔说话时不需要顾及那么多。

   “那正是大小姐希望看到的。”申星柔和答道。

   大小姐自然是林韵雪的母亲,裴家这二十年家族战略当之无愧的核心。

   林韵雪哑然失笑,抬头看着天空,一个动作优美的助跑后直接化作残影在两株巨树间成z字形跳跃,片刻间便出现在超过七十米的树冠之上。

   眺望着这座美丽的岛屿,林韵雪举手拍下了一张岛屿的美景图。

   这些美丽的风光就是自己行万里路的最好见证。

   读万里书,行万里路。

   看过这世界最美好的风景,才会有着为世界一战的最强决心。

   这便是林韵雪选择的道。

   ……

   ……

   陆泽在【林韵雪】的姓名背后连续加了两个问号。

   这代表能力类别存疑,能力标签存疑。

   接下来他又分别询问了木槿小队和尚南第七特别行动队。

   禾子殿下的能力,则是让陆泽颇为动容。

   竟然是堪比通识者的【念力系】!

   而且因为是觉醒的超能,禾子甚至对于念力的应用比已经修行两月的陆铭还要熟练。

   那些小型机械炮台,竟然在禾子的意念下化作十几台围绕禾子飞舞的浮游炮。

   “魔王哥哥,这下人家进行研究更熟练了呢。”

   禾子一手拿着棒棒糖,满脸的兴奋。

   还为陆泽演示了一波单指凌空拆炮台的魔幻操作。

   竹篱推了推金丝眼镜,宠溺的看了一眼禾子,对陆泽笑道:“刚刚战斗协会也来通知了,禾子的能力被归入可进化的s级,是我们所有人里的最高等级超能者。”

   体型魁梧的牛裂独自坐在角落,瞪着大眼,满脸艳羡。

   凭啥他的觉醒能力是最原始的肌肉倍化术!

   刚刚右胳膊都快膨胀成齐柏林飞艇了。

   自己都快被战友们笑惨了。

   “娘咧,这小蹦豆子真是命好。”

   哀怨过后。

   牛裂看着自己的强壮右臂,嘴里喃喃:“既然有牛哥的手臂倍化术,也不知道有没有觉醒其他部位的……嘿嘿嘿。”

   站在一旁的王楚雄与穆舍听到了这货的喃喃自语,特别是那毛骨悚然的笑声!

   两人不约而同的呸了一声,同时投去嫌弃的目光。

   其他部位?

   这货脑子里装的都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