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桑纳塔沿着文化路从南边驶来,穿过中心路口往北,吕冬打转方向盘,拐进体育学院与学府文苑中间的东西路,车子很快停在八点在线网吧前面。

国庆七天假期来到最后一天,透过网吧玻璃门看过去,里面依然人潮如海。

“南边的大学城三店得抓紧开。”小身板大脑壳的王栋伸出右手,用断掉一截的食指指着网吧说道:“这店不说上机费用,光卖品一天就能见1000多块钱。”

吕冬点头:“王哥,经营上你说了算。”

王栋转而问道:“吕冬,听说你那几个饭店,国庆长假卖疯了?”

“搞打折促销,赚个名声,增加店的名气和吸引力。”吕冬含糊说道:“利润很低。”

这话王栋不信:“以我的推算,怎么也得有三成纯利!”

吕冬笑笑,仍然含糊其辞:“差不多。”

前面六天时间,吕氏餐饮公司下面正在营业的四家店面,在第一个火爆的长假期间,吸引到了大量客流,前面六天总计实现32万营业收入。

假期期间,营业收入达到35万很轻松。

这年头,肯踏实干,别胡来,挣钱比六七年后轻松太多了。

“进去看看?”王栋邀请吕冬。

天然美少女凤香奈芽居家可爱挑逗写真图片

“行。”吕冬下车,跟着王栋一起进网吧,边走边开玩笑:“要有空机器,咱也坐下来玩一把。”

刚推开玻璃门,浓重的烟味扑面而来,别说吕冬这个不吸烟的,即便经常吸烟的王栋,都有点受不了。

但对于痴迷网络世界的人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

王栋来到吧台,对网管说道:“周健,开换气扇!全都打开!”

网管赶紧去开换气扇,楼上楼下八台换气扇开了一会,吕冬感觉网吧内的空气好多了。

王栋说道:“我那游戏厅和录像厅里面,以前没安换气扇,很多小青年都喜欢一边玩一遍吸烟,弄的乌烟瘴气,会赶走很多闻不了烟味的顾客……”

吕冬以前也取过录像厅和游戏厅:“了解。”

这年头二手烟到处泛滥,不吸烟的人在公众场合少不了吸。

就目前来说,建设无烟网吧不现实。

从事类似行业多年,王栋谈得上经验丰富,很多事都准备到了前面。

比如监控探头,哪怕这年头绝大部分人都没这个意识,王栋装机的时候,就叫杜鹃那边的人装上了。

“娱乐场所,容易出问题。”王栋对吕冬简单解释:“录像厅和游戏厅没少出现丢东西或者打架的事,有个监控在,麻烦能少很多。”

吕冬微微点头,转头去看上机区,人相当的多。

“网管!”上机区那边有人喊:“来一包白将!”

周健赶紧拿烟过去,同时收钱。

于明洋付过钱,拆开眼,拿一根点上,继续玩游戏。

网吧装上了最新的《半条命:反恐精英》,同一个网吧的人能够联机对战,玩起来那叫过瘾。

于明洋水平很高,经常上演爆头好戏。

一局游戏打完,于明洋将烟头丢在劣质烟灰缸里,掏出手机看一眼,又有新的局域网游戏房间建成,他赶紧放下手机,点击进房间,准备再爆一轮匪徒的狗头。

崭新的手机随手扔在桌子上,异常醒目。

往里隔着俩座位,有人往这边看了一眼,看到了那台手机。

二十五左右的年轻人微微点头,不知道在想啥。

过了好一会,年轻人看时间,即将到点,掏出一个旧钱包,从中抽出五块钱。

想了想,保险起见,又把五块换成十块。

年轻人起身往外走,右手攥成拳头,十块钱藏在手里。

来到靠近手机的那边,年轻人看看于明洋,于明洋一心只玩爆头游戏,两眼紧盯电脑屏幕,根本不管别的事。

再看两边,周围人都全神贯注的看电脑或者玩游戏,没人注意这边。

年轻人不敢直接拿手机,毕竟就在人手边上。

他摆动右手,十块钱丢在于明洋椅子腿跟前,左手轻轻拍了下于明洋的椅子背。

于明洋转头看这边。

年轻人指指地下:“同学,你是不是掉钱了?”

于明洋低头看一眼,地上有十块钱。

他确定自己没掉钱,但白捡十块钱的便宜,谁不想占?

“谢谢。”于明洋弯腰低头去捡钱,皱巴巴的十块钱拿在手里,心情大好,连游戏人物叫人干掉都不在意。

他掏出钱包,收好十块钱,握住鼠标继续玩游戏,总感觉好像少了点啥。

仔细看,卧槽!手机没了!

于明洋只是摊小便宜,并不是笨蛋,立即想到那个叫他捡钱的人,赶紧起身往网吧门口跑,追出门去左右看,哪还有人影?

他赶紧回网吧,冲周健说道:“网管!网管!我手机叫人偷了!”毕竟是大学生,基本的见识还有:“我要报警!报警!”

吕冬和王栋从二楼下来,正好听到于明洋的话,赶紧去问情况。

“行!真行!”王栋都有点佩服,挠着大脑壳说道:“真他酿的是个人才!”

于明洋急的了不得,吕冬让他打手机电话,开始时能听到响铃,很快那边就关机了。

吕冬看向王栋:“报警?”

王栋不笨,何况有吕冬在这:“报警。”

他先安慰于明洋,这人虽然贪图小便宜,但也不是蠢货,知道能开网吧的在本地不是简单人物,倒也没吵吵着抱怨网吧。

王栋给于明洋一根烟,稳住他情绪,又让周健调取监控录像,等贝向荣带着联防进店里时,简单询问过于明洋,已经可以直接看监控录像了。

不算特别清晰,但大体样貌能看得出来。

“看穿着不像学生。”贝向荣仔细看过监控,说道:“估计不知道你们这有监控。”

现在手机昂贵,牵扯手机盗窃,不是小事情。

做完笔录,贝向荣调取监控,准备回去,叮嘱王栋:“王老板,你这个店里,贴点标语啥的,提醒人保管好财务。”

大学城流动人口这么多,即便有监控录像,人也不好找。

这种案子,往往要么破不了,一破就是破获一大串盗窃案。

于明洋手机被盗,丝毫没影响到网吧的生意。

吕冬离开前,专门跟王栋说道:“我觉得,这种人还会来网吧,你让网管多留意,遇上了赶紧打电话报警。”

王栋说道:“我这就把图像弄出来,叫每个人都记住。”

吕冬想了想,说道:“多弄几张,我那边也留意一些。”

能在网吧偷手机,说不定啥时候就去汉堡皇和麻辣烫,总之有备无患。

吕冬出门,开车去南边,俩店里找到高明和付朝霞,说了下提醒顾客注意财物安全的事,接着找来乔卫国,叫他去订做警示镜框,到时挂在店中显眼的地方。

虽然店里有警民治安联防共建的铜制铭牌,但也挡不住有些人不开眼。

晚上回去前,吕冬接到王栋的电话,又打贝向荣电话问了一下,贝向荣那边已经拿着人图像走访了大学城几个小区和学校,暂时没有收获。

这种案子在一个店里发生的多了,肯定会影响到声誉,王栋倒也挺上心。

吕冬也给自个店里发了那人的图像,以防来店里搞东搞西。

晚上下班前,吕冬召集公司主要人员开会,吕春马上就要轮休,很快会举办婚礼,很多事情需要他这个堂弟跑前跑后。

农村结个婚,要自家做菜摆大席,事情一大堆,吕建国和李敏是长辈,跑腿的事只能吕冬带头去做,前前后后估计得一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