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赛区是没法看到猎场里每个人的行动的,具体发生了什么,观赛区的掌峰们并无从得知,他们只能从小童的描述中,得知每个退场弟子发生过的事,但没人知道这些奇怪的事究竟是为什么。

就比如几乎所有的金蚕观弟子都反应他们曾遭到了赛场里渡劫的雷击,但他们当时并不在雷云范围之内。

这件事就让金蚕观的掌峰们争执过,是否猎场镜像出了问题。

可现在只有金蚕观弟子身上发生这事,程跟随的小童,和对面的归元宗弟子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六皇女提出也许是金蚕观弟子本身带了什么别人没有的道具,才会引起这样的结果。

此话一出,金蚕观掌峰们员闭嘴了,他们确实带了,而且一个不落。

金蚕观之所以能这么快的集合在一起,是因为他们带了改良过的弟子令。这种改良过的弟子令,并不是平时用的,而是将弟子令的总令功能附加到每个分令上,导致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令牌查看别的同门位置。

井席之所以没有被人发现他的行踪,是因为他一进场就放了傀儡藏好,并把这枚弟子令藏在了傀儡身上。这样别人看上去,只以为他在一个位置停留了很久,却不知道他其实去过了行宫。

而这样的改良弟子令,实际上也是作弊的一种。只是钻了漏洞,并不是正式弟子令,所以并没有被查出来。

但这么多年来,金蚕观只要一乱斗模式就能抱团,怎么可能不引来别人的注意。

凌云曦也知道金蚕观有此猫腻,可这种道具说是作弊,却没有违规,于是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没想到,自家师姐竟敢在镜像结界里渡劫,并成功结丹,修为一下不落金蚕观弟子,甚至能把他们追到崩溃的程度。

于是在金蚕观众人提出异议的时候,她马上就拿金蚕观的道具出来为由,堵住了金蚕观众掌峰的嘴。

小杨二车娜姆的 性感写真特辑

猎场里,言瑾追了金蚕观弟子整整三天三夜,直至最后一个金蚕观弟子被她抓住,也宣告着此回比试归元宗已经赢了。

只是还没到最后时间,里头的令牌也还没找完,最后是谁胜出还得有个结果。倒是之前的器斗比赛结果,在言瑾送出最后一个金蚕观弟子时,就已经定了下来。

“恭喜宿主拿下器斗第一,奖励声望一万,灵石五千。”

言瑾听到耳边的声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零号知道,宿主高兴的并不是赢了,而是拿了奖励。

“宿主,若是能赢下武斗,你就是天下第一的修真弟子了,递增的奖励会更多,加油啊!”

言瑾重重的嗯了一声,可以又偷偷的看了眼手腕上的镯子,一时犹豫着要不要去找令牌。

找吧,就怕又动用了锦鲤镯,不找吧,又怕自己身上的令牌不够多。

“唉!”言瑾叹了口气,明明最大的敌人都解决了,她怎么反而更担心了呢。

刚叹完气,身边就落下一个人来,看着她叫道:“师妹,你在这儿做什么?”

言瑾一看,是阚元峰的四师哥夏贤,马上收回了脸上的担忧,笑着对他道:“师兄,金蚕观的人好像都出去的差不多了,之后咱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在猎场找令牌了。”

夏贤一听忙问:“怎么出去的?”

言瑾便把自己的法器能晕人,以及让对方失去防御能力即可这些事说了一遍。

夏贤听完直点头:“你果然聪慧,能让你找到这样的法子,既不用与他们费力战斗,又能轻松逼得他们退场。”

言瑾一听歪头笑了:“师兄不觉得我惊世骇俗?毕竟我扒人家衣服了。”

夏贤说得一脸大义凛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又没有真的让他们光了,并没有肌肤外露,算什么惊世骇俗?再说这总比趁人晕了要人命好吧?”

言瑾心里感慨,还是她家宗门好啊,家护犊子护的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夏贤说完,见言瑾身上没冒光,忍不住问:“怎么,从那些金蚕观弟子身上没搜到令牌?”

言瑾还没来得及回答,夏贤一翻袋子,哗啦啦倒了一地的令牌:“师妹你拿去,不够我再去找。我估摸着还有三日比试才结束,应该还能找到两三枚银的。就是这金的不太好找,我每回都没撑到出金牌的日子。”

言瑾这时总不好说她其实已经找到令牌了,只不过收在游戏行囊里所以没冒光,眼瞅着夏贤身上的光一下没了,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别别,师兄你收回去,我要找也简单。”

夏贤一挥手:“拿去,跟哥客气什么!”

说完,他招出飞剑来,嗖的一下跑了。

言瑾瞪着一地的令牌,有点懵。这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感觉又回来了,哎哟好头疼。

地上的令牌不收白不收,这下言瑾也不放在游戏行囊了,而是直接装在了芥子袋里。

接着她也御风而起,继续满地图乱转找令牌。结果没过多久,地面上突然有人叫她,接着就有人御剑升空追了上来。

“师妹你去哪?”

言瑾回头一看,叫了声“师姐”。

来者正是孟埼玉,她看了看左右,神秘兮兮的招呼言瑾落地。

言瑾依言跟着她走了,两人到了地面,孟埼玉凑到她跟前,掏出芥子袋来,开始偷偷摸摸的往她手里塞东西。

“一会儿出去了可别声张啊,我跟你说你那雷劫祸祸了不少金蚕观弟子,哈哈哈哈,我打劫好多,你拿去都拿去。”

言瑾抽着嘴角,机械的往芥子袋里塞令牌,嘴里还道:“师姐够了,方才夏贤师兄也给了我好多。”

孟埼玉一听,手里动作一顿,低头想了想,突然抬起头来,两眼冒着光道:“嗳,你有没有办法,让所有的同门都集合在一起?”

言瑾思索了一下:“好像……应该可以吧,我四处撒点传音虫,再给绑个千里追音器,据说是能把声音放大许多倍。大家都至少辟谷期了,听力应该不弱,不过师姐你要大家集合是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