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端着一大海碗西红柿鸡蛋打卤面正在吸溜吸溜往嘴里送的房东大婶看到两个修女出现在楼道口时,脸都绿了。

“你们是不是走错片场了?”房东大婶放下碗筷说道,“我这房子不闹鬼,只闹穷鬼,再说就算闹鬼我也会去请跳大神的,用不着修女。”

房东大婶上下打量着这两个修女,竟然还是外国人,其中一个人修女稍高一些,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但是修女服破破烂烂,还沾着好多灰和泥,而另一个稍矮一些的修女双目低垂,即使部分面貌被兜帽遮住了,也能看出容貌端庄秀丽,我见犹怜,衣服还算完整,只是也沾着灰。

她能认出她们的身份,当然是因为她们胸前的十字架在微微晃动,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

这两个外国修女能听得懂中文吗?

房东大婶心里寻思,是不是自己吸引问题少女的能力又在无意中发动了?否则为什么这两个外国修女不去别的地方,偏偏来这栋鸟不拉屎的破公寓干什么?

她不太确定这两个少女到底是不是真的修女,还是穿着修女服玩cospy的,但玩cospy能玩到她这栋破公寓里来?

“房东大婶!误会!误会!她们不是来驱魔的,是来借住一两天的!”江禅机从她们身后钻出来,解释道。

“怎么又是你?我以为你良心发现终于跑路了,正说把你屋里的破烂收拾一下扔掉,给下一个租客腾地方呢。”房东大婶翻了个白眼。

江禅机讪笑,“房东大婶您别开玩笑了,我之前说过要出门几天啊……您没真把我的东西扔了吧?”

“哼,差一点儿,这几天收破烂的没从门口经过,否则我就喊住他,让他上楼把你那些破烂收拾走,十块钱打包。”房东大婶说道。

“十块钱?我的东西怎么也不止十块钱吧?”江禅机愤愤不平,他好歹还有几件换洗的衣服呢,这年头十块钱能买啥?也就买三瓶肥宅快乐水吧!

小mm圆脸带帽清纯可爱图片

房东大婶啪地一拍桌子,“你以为是人家给我十块钱?呸!明明是我给人家十块钱辛苦费,你那些破烂算送的,总比请个保洁省钱!”

“……”

房东大婶说话带着很浓的本地口音,凯瑟琳姐妹俩听不太懂,反正江禅机低声下气的态度是能看得出来。

继江禅机之后,陈依依和33号也走进楼道,径自上楼去洗漱换衣服了。

而再后面……

“这位外国帅哥是谁?超像一位外国电影明星啊!”

房东大婶一看到最后走进来的罗恩,快被脸上的肥肉挤没了的眼睛立刻变成了少女般的星星眼,声音也变尖了。

“呃……”

江禅机心说原来房东大婶喜欢这种类型的吗?

罗恩真的挺帅,面容硬朗,有身高有身板,只不过他一向不修边幅,头发蓬乱胡子拉碴,所以整天戴着牛仔帽,省得洗头了,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毕竟他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森林里,把自己打扮得干净整洁给狗看?

青春少女对罗恩的观感有好有差,但想不到他竟然是中年妇女之友?

“他叫罗恩,只能听懂一点点中文,也是来借住的。”江禅机介绍道。

“泥嚎!”罗恩摘下帽子,微笑着向房东大婶用现学现卖的中文打招呼。

“好帅!笑起来更帅了!”房东大婶激动地搓手手,用怪腔怪调的英语说道:“罗恩是吧?欢迎欢迎!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很高兴见到你?想住这里?没问题!想住多久都可以!”

尼玛!江禅机快认不出房东大婶了,说不定这栋公寓楼真的需要驱魔,房东大婶是被什么花痴女鬼附体了吗?

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先把租房条款甩在租客脸上,然后什么押一付一维修费水电费之类的说在前头么?怎么这次啥也没问就这么痛快地答应了?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对了,还有我的狗加文,它能跟我一起住么?”罗恩不好意思地问道。

说到狗,加文蹲坐在罗恩身边,江禅机本以为房东大婶会大发雷霆,因为租房条款明文规定本公寓绝对不能养宠物,依房东大婶的脾气,绝对会把狗赶出去,说不定连人带狗一起赶出去。

然而,房东大婶瞟了一眼加文,满脸笑容地说道:“哟,这是罗恩你带来的狗吗?果然跟主人一样帅,而且还挺乖的。当然没问题,本公寓没那么多破事,帅……客人可以带着宠物一起入住!”

江禅机发誓自己刚才听到房东大婶刚才差点把“帅锅”这个词说走了嘴,果然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啊!男房东会对漂亮的女租客有优待,女房东当然会青睐帅哥!

“不好意思,房租多少钱一天?”罗恩掏出钱包,旁人都能看到里面只有几张皱皱巴巴的小面额美元钞票,连张信用卡都没有,这点儿恐怕只能住得起青年旅馆。

“谈什么钱!热情好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反正本公寓还有很多空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你随便住就完事了!”房东大婶慷慨激昂地挥舞蒲扇般的大手。

罗恩又惊又喜,他本来就是因为穷,住不起正经的酒店,而且就算他住得起酒店,酒店也不会允许加文入内,因此才向江禅机询问有没有便宜的落脚地点,实在不行在公园里露宿也没关系,只要没有管理人员赶人就行。

江禅机他们返回之后,抵达这里已经是傍晚,向学院长汇报此行的经过得等到明天了,所以得给远来的客人们安排住处。

欧阳彩月带着婴儿自顾自地入住离红叶学院最近的一栋酒店。

带着狗的罗恩住不起也住不了酒店,江禅机打算带他来出租公寓凑合几天,反正罗恩不在乎住宿条件,只要是屋子总比风餐露宿好。

罗恩要等阿拉贝拉办完这边的事,然后带她去治疗自己的朋友。

凯瑟琳和阿拉贝拉本来也可以入住酒店,但她们考虑到莉莉丝没死而且盯上了她们,在身边没有其他姐妹的情况下,住酒店不一定安,所以也跟着江禅机他们一起来了。

江禅机再三强调他住的地方是一栋又破又烂的公寓楼,但姐妹俩并不在意,因为隐修院的生活也相当清苦,修女们并不在乎外在物质享受,再说江禅机、33号、陈依依都能住,她们有什么不能住的?

其实千央邀请姐妹俩去她家住,但姐妹俩顾虑到莉莉丝,不愿将危险带到别人家里,还是跟江禅机、33号、陈依依他们抱团住比较安。

笼子里的吸血鬼和冰封的拉斐已经趁夜色悄悄带进学校里,避免惊动学生,今天晚上对很多负责科研的老师而言恐怕是个不眠之夜,她们都会对吸血鬼的身体构造抱有莫大的兴趣。

学校不会拿人类当作实验品,但被吸血鬼化的人类就另当别论了,这不仅是为了科研,更是为了对付莉莉丝,防止更多的受害者出现。

理论上,隐修院也应该对笼子里的吸血鬼有一定比例的所有权,毕竟凯瑟琳和阿拉贝拉也出力了,这件事可以慢慢跟隐修院沟通商议。

至于迦梨的遗体,学校是打算火化之后跟梅一白葬在一起,人死不记仇,她们生前是好友,死后也能做个伴。

相比于这些琐事,江禅机更担心罗恩和加文会被房东大婶拒之门外,没想到房东大婶竟然也是条颜狗,而且恰好喜欢罗恩这种放荡不羁帅大叔类型的。

“本公寓的空房间不少,想住哪间随便挑,旁边这间房就是空的,要不就住这里吧?有什么事我也方便照应。”房东大婶指着管理员房间旁边的一个房间说道,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呃……”罗恩看向江禅机,询问他的意见。

江禅机本来想告诉罗恩,之所以没人选这个房间住是有原因的,因为房东大婶一到夜里就鼾声如雷,而且这么近的距离简直是与虎同眠,但他被房东大婶凶狠地瞪了一眼,就把原来的话咽了回去,违心地附和道:“住一楼不错,挺方便的,而且带加文出门遛狗也方便。”

没办法,他为了自己的平安,只能含泪牺牲了罗恩。

罗恩一想也是,这栋公寓楼好像没电梯,确实是住一楼遛狗更方便,于是点头同意。

房东大婶喜上眉梢,把旁边房间的钥匙给了罗恩,自己恨不得马上回到房间里,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她装模作样地拿出房客登记本,给罗恩做了登记,重点是向罗恩索要手机号,可惜罗恩没手机,只得遗憾作罢。

等罗恩去房间里放行李,江禅机又提醒道:“这两位修女小姐也想借住几天……”

明明是姐妹俩先来的,房东大婶却只顾着招呼罗恩。

房东大婶的脸一下子拉得老长,翻脸比翻书还快,冷着脸例行公事地说道:“本公寓只长租不短租,租期最少一个月,押一付一,损坏物品从押金里扣,水电费自理。”

“等下,房东大婶,她们也是外国友人啊。”江禅机把阿拉贝拉的兜帽拉下来,让她看到阿拉贝拉的金发,“说好的热情好客、传统美德呢?”

“我又不瞎!”房东大婶又翻起白眼,“今天的热情好客名额已经用完了,下次请早!”

江禅机:“……”这也太无赖了吧!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你这样在国外是会被起诉性别歧视的!

不过,他满肚子的槽不敢吐出来,只能暗中腹诽。

没办法,人家的地盘人家作主,爱住住,不住滚!

凯瑟琳的钱包可能在跳伞的过程中遗失了,还好阿拉贝拉带着钱,她掏出一张带有盲人触摸标识的200欧元面值的钞票,当作两人的押金和一个月房租。

“那个……房东大婶,这位修女的视力不佳,能不能给她们也安排在一楼的房间?这样上下楼比较方便。”江禅机求情道。

“没关系,我可以上下楼,没事的。”阿拉贝拉说道,“你们住在几楼?还是大家住在一起比较好。”

房东大婶又白了江禅机一眼,用姐妹俩听不懂的方言说道:“你听见了?人家自己都说没事,你瞎献什么殷勤?你记住,很多残障人士最讨厌别人把他们当成残障人士来照顾!”

这话倒是没错,不过江禅机怀疑她只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与罗恩独处的机会才这么说的。

房东大婶换回普通话,冷淡地问道:“要一间房还是两间?”

“一间就好。”阿拉贝拉说道。

“别!床很窄,又是单人床,睡两个人会很挤!”江禅机提醒道。

“那就两间吧。”她从善如流,改口道。

房东大婶甩出两把钥匙,分别是304和305,“还有,本公寓不提供热水,想洗澡的话自己解决。”

还好江禅机已经提前跟姐妹俩讲过公寓楼的住宿条件了,不过房东大婶这话应该一开始就说吧,不是等别人交完钱之后才说!

房东大婶一挥手,示意他们可以上楼了……不,倒像是催促他们赶紧上楼。

“不用登记么?”凯瑟琳指着房客登记本问道。

“登毛的记?登了记等税务局来查账?”房东大婶啪地合上了登记本。

江禅机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这区别待遇简直是赤果果不加掩饰啊。

“算了,咱们上楼吧,33号和陈依依已经上去了。”他说道。

“好。”

姐妹俩拎着少得可怜的行李,跟在他身后进入楼梯间,听到身后遥遥传来房东大婶殷勤的声音:“罗恩,罗恩,要洗澡吗?管理员房间里有热水器,随时可以过来洗!”

“……”

江禅机简直无颜以对,连解释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还好姐妹俩没往心里去。

罗恩:“谢谢,不用麻烦了,我听婵姬小姐说外面有公共澡堂,我还是去公共澡堂洗吧。”

“哦,呵呵~”

江禅机打了个寒颤,总觉得房东大婶最后的笑声里带着针对他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