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app是用来干嘛的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怎么一小会会儿的功夫,人都不见了呢?

   米夏心里不知道要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反正就是特别特别的担心。

   好好的一个人,她就是一转身的功夫,就不见了。

   而且这酒店这么大,这么大个酒店,她要去哪里找人?

   米夏真的是快要着急死了,今天穿着的是礼服,高跟鞋也不是特别的舒服,她心里又慌,一不小心就把脚给扭了。

   一瘸一拐的,她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太过担心他了,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她自己一下子就被人从后边抱住,她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来,整个人就被拖进房间来。

   米夏下意识的是使劲的挣扎,当昏暗的房间里,男人的唇压下来的时候,她反而冷静下来,伸手,立刻勾住他的脖子,热烈的回应下去。

   肖莫自然是很喜欢妻子的主动的。

   米夏用力推了他一下,“干什么了,想吓死我是不是?”

   肖莫只是笑,搂着她,“我没想吓,我在等。”

   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

   米夏就抬头看肖莫一眼,冷哼了一声,“在等我?……”这到底是什么歪理?

   见着米夏瞪着他,肖莫只是笑,然后看着她,米夏见着他安然的站在她的面前,总算是松了口气,“,怎么了,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还有,到底怎么知道我的?”“我出一点点的小事故。”肖莫说着,一只手撑在门板上,低头能看到他在她的怀里,脸有点红红的,但是这样她,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他,这反而让他有些想笑,其实能

   够想象得出来,她当时的情况的,低头很是郑重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米夏身上抓住了他的衣服,在他的怀里,“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我说我有了点小事故。”“小事故就是脸红?”米夏蹙眉,觉得这个男人又开始捉弄她了,忍不住就打了他一下,“不要总是这样吊儿郎当的,是想要吓死我吗,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嘛,一

   点都不着急,真的是太让人生气了。”

   肖莫呢,反而愈加是不疾不徐的,摸了摸她的脸,“米夏,我真的挺高兴为我担心的。”

   米夏扭头,忍不住又道:“这个人,有时候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

   “诶,我不仅脸红,其实我身上更好,而且,特别热。”

   “脸红,而且特别热,这算是什么……”事故,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瞪大了眼睛,“……”

   肖莫扶额了,忍不住笑了,“媳妇儿,对不起,老公中招了,其实特别的忍不了。”米夏看着肖莫,看着他的脸真的是特别的红,仔细的看着他的脖子,其实更是红的让人没法看似的,米夏不是单纯的小女孩了,虽然这种东西,没有接触过,但并不是不

   知道的,生活本来就不易,这种东西,到底自己曾经中过招的。

   看着肖莫这样一派没事人似的表现,她真的是就是要气死了,这个人真的是太可恶了,怎么可以这么可恶,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底线。

   米夏直接将人抱住,然后心疼地问:“那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

   “怎么知道的?这个简单呗,听的脚步声,我能听出来。”

   米夏特别的想哭,觉得内心特别的感动,因为她能听出他的脚步声来。

   她额头抵在他的胸口,环抱住他的腰,“那干嘛呢,这是,不难受吗?”

   肖莫笑了笑只是道:“我当然难受,又是,我并不想忍,但又在这种地方,我不想,因为地方脏!”

   倒不是说是酒店,只是对这个地方先生厌恶。

   那个人,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想要干嘛?

   到底是什么样的居心?肖莫最恨的是这个,可是米夏并不想这个,直接去吻他,男人搂住她柔软又纤细的腰肢,将她抵在门上,柔软的他在怀里,几乎让他整个想要丢弃所有理智,不顾一切的

   想要与她亲密相拥。

   可是,他最终还是额头与她相抵,安抚地道:“我还有点事情。”“什么?”米夏总是担忧,肖莫叹了口气,“老婆,我只是吃了点,特别让我兴奋的东西,老公的自控力不至于这么薄弱,当然了,与,我向来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所

   以,我决定了……要等我一会儿,然后我们马上回家。”

   米夏真的不知他要干什么,显然从他的状态里开始看,他是早有防备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个房间,还有其他的。

   “在这里等我,看着我回来,不然什么人都不要开门,知道吗?”

   “可是……”

   “没有可是,在这里,我才放心。”肖莫说着。米夏很不开心,“肖莫,我不想我是那个总是需要被保护的那个。”她也算是在职场这么多年了,自然也是知道,人性的复杂的,她会有所防备的,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特别是与肖莫结婚之后,她更是小心又小心,知道魏莱对她不怀好意的时候,她真的是防备着他的,可是看看自己呢,在肖莫的眼里,如同是一个随时要白照顾的孩

   子似的。“是,在我的压力,是,一直都是,是我想要保护的人。”肖莫拍了拍她的脑袋,“好了,在这里等我,我也就十分钟,我如果十分钟没有回来的话,再去找我好不

   好?”

   米夏点点头,也知道,他不是个逞强的,如果不舒服的,他一定不会让自己涉险的。

   肖莫并不是去哪里,只是去隔壁的房间而已。

   他知道,魏莱今天晚上要干什么的。他其实,早就知道今天林卫臣的局,魏莱一定会有动作的人,这么一个人,这么久了,始终没有与他撕破脸,到底是一个很能沉得住气的人,一个太过于沉得住气的人,

   一定会有大行动的,他预料到的,结合到当时他知道的那个视频,包括那个对魏莱很不解的行为。其实,他能理解魏莱的行为,也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只是这个魏莱把他想的未免太过无能了些,好歹他也算是这个岁数了,也在这工作这么多年了,也多多少少的了解过

   一些与魏莱同类型的人,这类人要做的事情,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件罢了,因为毕竟眼界在那,还真的是作不出什么大事儿了。索性,他就陪着玩玩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