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直播一逗要在新地址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翻了翻尸体的口袋,有一张通行证,他又将这个大兵的外套套在身上脖子上挂上了通行证。

   一队车持续的呼啸声让他下意识地俯下身去,那车里的人嚎叫着,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情。

   这下可不好办了,要是兵工厂这会就开始运作的话,那行动的效率就会大大降低。

   他走出偏门,望向不远处那列车队,有五辆绿皮的大货车径直地就开到了一栋楼旁的停车场里。

   看来那些就是新运来的改造人,陈林军又一整那刚刚捡来的外套假装继续晨练起来,迈着步子他低头看了一眼通行证。

   那张卡片上写着,“A楼通行证件”几个大字。

   跑了三十米就到达了那栋楼前,他继续跑了起来将通行证往门前贴着的一个仪器上一“嘀”电梯一般的门打开来。

   走进门前便是几个盯着电脑敲键盘的保安,那几个保安悉数都戴着眼镜,角落里还有一个靠在椅子上酣睡的人。

   这座建筑并不高只有两层,他走出这个房间,步入走廊其余的房间也诸如此类,这伙人都是一些蓬头垢面的青年人正趴在办公桌上。

   “咚咚”地脚步声从他身前传出,伴随着连续不断地“咯噔咯噔”声,他往上一瞥,是那个拿斧头的前辈。

   那个前辈这会歪着一边脑袋,脖子上的那处伤口随便地便包裹了一番,脸上戴着面具没有理会他。

   娃娃脸少女开花树下好活泼

   他将身体一侧,浓重的腐臭味让他屏住了呼吸,他往后一退,推进了一个小办公室里。

   “同志,请问是哪个单位的。”陈林军将那门合上低头看了一下通行证,“哦,我是A楼武装队的!”

   他对正坐在桌子上修电脑的工人露出了微笑,那个工人这会将工具箱里的锤子往他一抛,他右手接住。

   侠魄术的气被他驾驭在脚底,他尽量不发出大的声音,将锤子一声不吭地砸向工人的左眼。

   锤子带着块肉从太阳穴外挥了出来,那人刚要大喊出的话留在了嘴边,陈林军将这个工人一扶扔到了座椅上。

   他继续打开门往外走去,这会四周的这些办公室里喧闹起来,他加快了脚步,又一个绿色眼睛的人挡在了自己面前。

   毫无分说,陈林军丢出短刀刺进了这个改造人的头颅上,压着那把短刀进了一个厕所,好在厕所里没什么人。

   那个改造人还在挣扎着想要将短刀给弄出来,他打开一个隔间的门,将那个改造人摁在马桶上,“噗呲”地一声切开了改造人的脑袋。

   “姐姐,小点声!”隔壁隔间里的一个女声传出。

   陈林军一抖,艹!怎么就进了女厕所,他看了一眼手纸篓里的一小片鲜红,有些不淡定。

   “好的!”他捏住鼻子也学着那女人的腔调回应了一声把这个改造人的脚往上一抬,把这人佝偻着插进了马桶里。

   小心翼翼地将厕所打开了一道缝隙,他的一只脚先踏了出去,他这会正面对着一面镜子,而镜子前这会正站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面露惊恐,他上前用手将那女人的嘴巴给堵上,又将那女人拉进了刚刚那个隔间,这女人这会竟然大叫起来,他一抬手掌往那女人的肩膀上一打,那女人安静地昏了过去。

   他有些手足无措,从来不杀女人的他这会正从口袋里拿出短刀,思量了一分钟之后他撕下那个改造人的裤子将女人捆了起来。

   低着头出了这间厕所,与他擦肩的工作人员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存在一般,他上到二楼,将门一打开,两颗改造人的绿色眼珠正注视着自己。

   他大呼出一口气,这个改造人一把抓住陈林军的肩膀,带着尘土气息的改造人就要一口咬下去。

   他奋力一踢那个改造人扑腾地飞进了门内,这会一个头上带着几根毛的科学家拍了下他的肩膀,那人手中还握着手术刀。

   “怎么样,我的新作品不错吧?”陈林军将袖中的短刀收了回去,往这个科学家的胸前一看。

   E国生化研究所首席执行长!

   他瞬间脸上堆着笑,“是啊,很不错。”

   那个头上只有几根毛的科学家一个前踢,陈林军心中压抑着怒火保持着表情的不变,他接着对着科学家满脸堆笑地搓搓手。

   那科学家轻拍了他的脑袋,“还不快去把那个废物收拾一下,帮我抬回实验室!”

   艹!老子一会就把给宰了!

   陈林军屁颠屁颠地将那个改造人拖了起来,那个科学家把手中手术刀丢向他,他一闪便躲开来。

   “叫把这个改造人给我抱回实验室!”

   陈林军忍着这股气,又将改造人调整到了两臂之上,科学家走在前头闷哼了一声,“一帮四肢发达的废物!”

   那股泥土连带着腐败的臭气涌向他,那个改造人忽地动了一下,陈林军一个哆嗦,又看向正背对着他的这个科学家,他紧咬着牙。

   在这个科学家的掩护下,陈林军并没有多做什么掩饰,沿路上都是沾满血迹的毛玻璃实验室,不时看到里面穿着防化服的人肢解开几个改造人,

   “嘀”地一声,那个科学家走进了实验室,那间实验室大的就如一个篮球场,比起刚刚的那些不足十平米的实验室这间实验室可谓是相当豪华。

   他的面前有着十个手术台,但手术太上是一个又一个的麻袋,那些麻袋有的这会还能跳动。

   “蠢货把我的那个杰作放到那里!”那个科学家指着一个冰柜说道,他依旧忍气吞声地将这个腐臭的改造人放进了冰柜。

   刺骨的凉风往外吹着,这冰柜里的温度绝对不止零下二十度,让人觉得邪门的是,那改造人一进冰柜,那张几近破烂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他往身后的那个科学一瞥,那个科学家打开了第一个麻袋,这会这个科学家嘴里哼着歌一副享受的样子,而麻袋里的尸体露了出来。

   瘦削的身体让他有些面熟,眼镜渣滓还直刺入了眼睛里,他正要走过去看清楚,那个科学家发话了。

   “有带枪吧?警卫员?”

   陈林军呆了一下,那个科学家的嘴歪着笑起,肚子有节奏地动了一动,他面前的那个科学家摸了摸那个熟悉的面孔,他轻声说道:“有带。”

   艹!这人竟然是卡西露,他心头一惊,可是这个家伙的脑袋已经被打穿了呀,这具尸体拿来还有什么用?

   接着,那个科学家继续完成手中的工作,没有带上橡胶手套便将手直插进这具尸体的脑袋将弹壳拔出。

   “等会有几个活人,帮我把他们摁住就好!”

   他光看着这个科学家的手法没有注意这人说出的话,一粒血浆从这个科学家的手上弹向他,他往后一躲,抬头那个科学家高撅着嘴巴眼睛直盯住他。

   他说了一声“明白”,那个科学家才继续他的工作。

   陈林军往后一躲,准备拿出短刀赶快解决了这个科学家,谁知那个科学家往卡西露的尸体上打上一针之后,又松开了另外一个麻袋。

   一张熟悉的俏皮面孔从麻袋里露了出来,他的心怔了一下,心头涌上了一股心酸。

   我真不是东西,怎么能把给忘记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