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视频5app下载官方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赢过所有人?”

   “的意思是说的那个朋友,是奖励?”薛暖皱眉。

   “可以这么说。”白一点头,“根据我的调查,他是专门在那个地方陪那些赌徒的,无论男女。”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尊严。

   说到这里白一抓着红酒杯的手紧了紧,指尖有些泛白。

   “因为男生女相,所以…”

   接下来的话,白一经不需要多说,薛暖明白。

   这些事情她曾经听得多,见的也多了。

   男生女相,更惨,有些赌徒可是变态。

   看样子白一看着他现在的际遇想到了自己,心中不免愧疚。

   其实薛暖想说的是,有些东西早就已经命中注定,就算当时是白一和那个男生交换一个位置,他们之间的结局,也不会有太多其他的变化。

   不过。

   采菊花的小姑娘

   “那为什么一定要赢过所有人?”这一点,薛暖稍微有些不明白。

   白一:“只要赢过所有人,便能带走想要的一切。”

   “包括人。”白一想要光明正大的将人带走。

   “原来如此。”

   这样的事情让薛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一场赌局。

   那时候也算是这样,她赢了所有那里的人为了留住她,几乎愿意答应她所有的要求。

   “所以今天找我,其实是想让赌神出场是吗。”

   不是她薛暖出场,而是赌神。

   赌神销声匿迹了这么久,再出场,一定会引起所有人的关注。

   即使那个地方她从来没有去过。

   白一颔首,“对于一个赌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多年未出现的赌神光顾更加值得他们兴奋的事情。”

   在赌界,薛已经成为了传说,因为她神秘,更因为,她从来没有败过。

   清冷的弧度微微上扬,薛暖没有说话,只是慢斯条理的吃着眼前的牛排。

   而薛暖的身后位置,三个女生听着薛暖和白一的谈话,有些目瞪口呆。

   这时候,其中一个女生身子微微前倾,眉头纠结的看着余晨晓,“小小,表姐认识的到底是什么人啊?”声音很轻,还带着些许的小心翼翼。

   蒙特卡洛,赌神!

   她们现在是真的完全觉得,现在的这个薛暖和曾经的薛暖彻底不一样了。

   这时其中一个人打开度娘,搜索蒙特卡洛,拉下去看了之后才递给余晨晓。

   余晨晓伸手接过。

   蒙特卡洛,赌博之国。

   表姐要去那里吗?

   眼神下意识飘向了白一。

   他也要去吗?

   余晨晓垂眸,仿佛是在深思一些什么。

   随后没过多久,薛暖和白一便起身离开了西餐厅。

   “刚刚那个男人好诡异啊。”两人离开之后,余晨晓对面的一个女生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白一浑身给人的感觉,特别的怪,而且有点阴,让女生赶紧很危险。

   “说什么呢。”余晨晓看了她一眼,“不觉得他很酷吗?而且给人的感觉特别的神秘。”让人有种想要一探究竟的感觉。

   特别是那种脸,她特别想看到,只要一眼就好。

   然。

   听到这话,两个女生面面相觑。

   其中一人再道:“晓晓,不会是看上他了吧!”这口味是不是有点重啊。

   她们没有想到,余晨晓竟然会看上这样的男生。

   “们说什么呢,我只是觉得他很特别,和一般的男人不一样。”仅此而已,真的。

   那个面具底下的那张脸,她真的很好奇。

   不知道薛暖有没有看到过?

   然听到她却的话,对面的两个女生却是这么说道。

   “那可得小心了,好奇好奇着,到时候就爱上人家了。”

   “晓晓,那样的男人一看就是很危险的,千万不要喜欢上了,不然到时候痛不欲生的人绝对只会是。”而且,薄唇的男人最薄情了。

   白一就是薄唇。

   更何况像她们这样的人有些时候根本就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爱情。

   虽然挺多人羡慕他们,但是豪门挺对时候确实挺悲哀的。

   相对而言,她们现在反而羡慕薛暖。

   无论薛家和景家是不是联姻,从景爷和沐小神医的婚姻便能看得出,景家二爷绝对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当然也不是她们能够肖想的男人。

   景家那样的家族,估计也就那几个家族的人能够配得上了,薛暖和景令璟,天生一对。

   “放心吧。”她真的只是觉得那个男人,很有意思而已,最多就是有点好感罢了。

   “反正自己注意就好。”两个女生道,神情严肃。

   有些事情她们就算是想管也管不了,帮也帮不了。

   特别是感情的事。

   余晨晓没有在意。

   离开西餐厅,没有多做停留,白一直接将薛暖送回了军机大院。

   车子在大院门口停下,薛暖侧眸看向边上的白一。

   “要进去坐一坐,喝个茶吗?”

   白一:“喝茶还是算了吧,们薛家的茶,可不是那么好喝的。”

   特别是以他现在这样的身份。

   军和匪,可是天生的敌人。

   “这倒是。”薛暖颔首,“怕是进去了可能会出不来。”

   白一笑的无奈,“这样吓唬我真的好吗。”

   “害怕了?”薛暖扬眉。

   “有点。”这可是军机大院,一般人都不敢靠近的地方。

   白一可没忘记自己是个坏人。

   然薛暖却道:“那这还真不像我认识的白一。”

   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调侃。

   白一好奇,“那在眼里我是怎么样的?”

   薛暖想了想,“我眼中的白一,不能算是个坏人。”

   或许他是嗜血的,但是薛暖相信,如果可以选择,她会看到一个更加不一样的白一。

   听到薛暖的话,白一的眸底莫名复杂,下一秒,嗤笑开。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形容我。”白一没有想到自己在薛暖的眼中是这样一个形象。

   薛暖笑笑,下车,关门,回头从窗户看向白一。

   “确定不进去?”

   “相当的确定。”眼前的薛暖看在白一的眼中有点像是拐卖小孩的怪姐姐。

   薛暖仿佛无奈,站直身子后退一步。

   双手抱臂,“好吧,那我就不再邀请了。”

   白一淡笑,随即车子后退一些,快速离开,完全不带犹豫的。

   薛暖也转过身大步的向着军区大院里面走去。

   其实薛家,也没那么恐怖来着。

   刚刚她可是真心的邀请他到家里坐坐的。

   薛暖的心思白一知道,只可惜,他有他自己的选择。

   回到薛家。

   “大小姐回来了。”第一个看到薛暖的人永远都是薛管家。

   自从薛暖变了之后,薛管家几乎成了最上心薛暖一切的人,简直比宋柔还上心。

   “薛伯。”薛暖喊了一声,随即走向正在逗小璟的薛老爷子。

   “爷爷。”薛暖走到薛老爷子边上,抬手摸了摸小璟的脑袋。

   这家伙现在是越来越像家养的大型犬了,看样子也该带它回去继续训练了。

   “回来了。”

   薛老爷子笑吟吟的说道:“见到令璟了?”

   “嗯。”薛暖颔首,“他昨天回来的。”顿了顿才道:“这两天我去看了一下荀老。”

   “荀老。”薛老爷子诧异,不过,“去看看他也好,他老是一个人呆着也不太好。”

   想到荀老,薛老爷子有些叹气。

   “丫头,我看荀老挺喜欢的,如果他愿意听的话,让他搬到b市的大院来吧,他也该退休了。”

   虽然荀老的年纪比他稍微小上那么一些,但最好也不能继续这么劳累下去。

   像他多好,平时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不过和荀老相比,薛老爷子觉得,自己或许并没有他为了这个国家海洋部队付出的多。

   那位可是将自己的一切全部都上交了国家,丝毫没留。

   就连那个他最得意的…想到这里,薛老爷子忍不住的再出叹出一口气。

   薛暖面上的表情也有些无奈。“我劝过了。”而且不止一次。

   其实刚相认那一会儿她就已经劝过了,“可是老爷子不听。”

   “他说他在那里挺好,边上也有伴,而且偶尔还能忙些什么,说是这样子会过的比较充实。”

   “他说让我偶尔过去看一下他就好了。”

   对于这点薛暖也是很无奈的,有时候她也想,但她现在毕竟有其他的事情,不能经常去C省。

   早知道当时还在C省的时候就不要顾虑那么多,或许还能去多看他几下。

   “哎…”听到薛暖的话,薛老爷忍不住再一次的幽幽的叹出一口气,“一直都是这样的,已经让人劝了无数次,可他就是…”他们这些老头子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薛暖垂眸。

   其实她都知道,老爷子只是舍不得离开那个家,那个只属于他们的话。

   还有就是,他把一辈子都献给了部队,军旅,所以即使是最后的时间,他也想继续工作。

   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这是军人一生最大的荣耀。

   “暖暖,先吃点水果。”这时,宋柔从厨房走出来,手上端着一份切好的水果。

   “妈。”薛暖喊了一声。

   “午饭吃过了吗?”宋柔问。

   这时候差不多是午饭时间过那么一点,宋柔以为薛暖才刚回来。

   因为没通知他们要这时候回来,所以就没有等她一起吃饭,早知道她就先打个电话问问了。

   薛暖微摇头,“我已经吃过了。”顺手接过宋柔手上的水果盘放在薛老爷子的面前,随手用叉子叉了一块苹果放入口中,然后在边上坐下。

   咽下后,继续道:“刚下飞机,然后去见了个朋友。”

   宋柔了然,没有多问。

   对于自己孩子和丈夫的一些事情,宋柔基本不大过问。

   最多只会关心一下负他们一些生活上的东西。

   其他的她不懂,也不需要懂,只要知道他们平安就好,别的,她什么都不强求。

   随后,薛暖在楼下陪着薛老爷子和宋柔稍微的聊了一会儿天,便上了楼。

   拿出手机,顺手给景令璟拨了个电话。

   “这么晚才到家?”比景令璟预计的要晚了一个多小时。

   “刚下飞机就接到了白一的电话。”薛暖道,并没有隐瞒,“顺带和他去吃了个中饭,而且还是吃西餐。”声音那叫一个嫌弃。

   “白一?”景令璟扬眉,走到床边坐下。“他现在在b市?”

   “嗯。”薛暖点头。

   “他找什么事?”景令璟下意识问道。

   “确实有件事想找我帮忙。”身子斜靠向床头,薛暖顺手将边上的枕头抱在胸口。

   “璟,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赌神这个名号?”

   赌神?

   景令璟厉眉微微皱起,“听过。”

   他记得赌神的名号好像是叫——薛!

   薛,薛暖!

   “媳妇,别告诉我,赌神就是!”他从来就没有往这个上面细想过。

   怪不得之前在L国的时候,她做起事情来这么的顺手。

   听到他的话,薛暖轻笑,“一般情况下,可能,应该,就是我。”

   当下,景令璟叹息,就这么开口,“媳妇还有什么其他的身份,要不顺带也提醒一下我吧。”

   景令璟表示,自家媳妇太厉害了,压力也是很大的!

   ------题外话------

   这两天都没有修改章节,更新的有点赶,估计错别字会比较多,差不多过两天就会修改。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