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深夜释放自己免费费

秦言根本懒得去看,直接选择闭上了眼睛,可是迷迷糊糊的时候,闻到一股熟悉的清香,瞬间睁开了眼睛。

居然是柳梦雪,刚才不是生自己的气么,怎么又过来了。

柳梦雪确实很生气,关乎到自己未来以及柳家兴旺的选票,居然就这么被秦言给祸害了,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总存在一丝丝可能。

首先是秦言鉴定出海洋星梦,再者就是柳梦雪总能感觉到自己遇到绝境时,那拯救自己的神秘力量,或许一会还会浮现。

另外有一个原因就是她自己都觉得很羞耻,很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在答案即将揭晓的关键情况下,自己心神不定,心里非常的不安。

而在她身后的角落,却总有一个能让她感觉到温暖和厚实的能量吸引着她,最终,柳梦雪忍耐不住了,又羞又恼的走了过来。

但是,到了后边一看,差点没气死了。

自己在贵宾席上,紧张的手脚冒汗,而他呢,居然躺着闭着眼睡觉呢。

柳梦雪先是礼貌的对旁边的男子说道,“麻烦你能不能换个位置。”

柳梦雪指了指前排的贵宾席,那男子又惊又喜,连连点头,“好,好啊。”

秦言悄悄睁开眼睛,看着柳梦雪坐下来,察觉到她要转头看自己,连忙闭上眼睛。

然后一道清冷的呵斥传来,“秦言,这都什么关键时候了,你都一点不紧张么?难道也不为我担心么?”

双儿的角落

柳梦雪在心神激荡之下,居然气糊涂了,在计较秦言有没有关心自己。

秦言还没来得及回答,柳伟在旁边嘿嘿一笑,“把票投给一个破罐,紧张有什么用,换成是我,早就出去吹凉风了,在这里受这煎熬干啥。”

朱在文突然开口说道,“别说话了,到我们的青花瓷了。”

柳伟连忙端坐身子,紧张的盯着台上的青花瓷。

赵教授对待每一件文玩都非常的仔细,观摩检查之后,不住赞赏说道,“这青花瓷确实为清朝珍品,艺人手法高超绝伦,浓抹淡施,粗细有致,确实美不可言!”

“拍卖底价为120。”

“我的天!”

柳伟听到120的拍卖底价,顿时兴奋的眉飞色舞,要知道这1件捐赠的古玩文物中,最高价值的也不过是50。

而华兰捐赠的位于第二十九名的玉佩,价值也不过100,柳伟兴奋的在朱在文的肩膀上狠狠锤了一下,“我们赢定了!”

说完,满脸得意的看着柳梦雪,话语里满是挑衅,“柳梦雪,我真的替你感觉到悲哀,其实我也知道你为柳家付出了多少,柳家能再次拿到修缮福利院的工程,是你的功劳,眼看着你就要成为柳家的结伴人了。”

说到这里,柳伟摇头叹了口气,脸上是可怜的表情但是配合着语气,满是嘲笑,“可惜,你栽了,你把放在你眼前的机会给弄丢了,怪你那废物男人选了个跟他一样废物的陶瓷,那是什么玩意啊?你再看看我的120低价,你知道竞拍的成交价会是多少么,我也不敢想啊!”

柳梦雪眼噙怒火,冷冷的说道,“你说够了没有!”

柳艳娇凑过来,不高兴的说道,“堂姐,你刚才被李万耀请进来的时候不是很风光么,现在让人家说两句都不行,你心胸也太狭隘了。”

秦言禁不住目光朝着柳梦雪身前看了过去,那鼓不登登的,哪里狭隘了。

柳梦雪本就满肚子怒火,察觉到秦言那不轨的目光,顿时要彻底爆发。

秦言见状心里大喊不妙,站起来一巴掌拍在柳伟的脑袋上,“一个小小的拍卖会,得意不下你了?”

柳伟哪里想过秦言敢在这里动手,只能强忍着怒火,咬牙切齿的骂道,“秦言,你给老子急着,回到柳家,我就把你彻底赶走,柳梦雪你的负责人职位今天也到头了。”

秦言作势扬手要再打,柳伟吓得脑袋一缩连忙躲到一边。

几个人耽误的功夫,也就轮到了秦言挑选的21号展示柜中的陶罐。

柳梦雪顿时紧张起来,其实她并不相信柳伟说的那样,这黑罐子就是普通的垃圾缸罐,不然也不会成为捐赠品放在这里。

可是如果说它值钱,比那卖相极好的青花瓷还要贵重,那是根本不信的。

抱着那么一点虚无缥缈的希望,柳梦雪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目光紧紧盯着把陶器端向赵教授的女子身影。

秦言的目光也看向了赵教授,只是他表现的没有那么紧张,或者说根本不担心陶器是不是最值钱的,而是好奇赵教授会怎么评判这个陶器。

柳伟对着旁边的朱在文说道,“你老师有没有说过关于这种陶器的只言片语,它不会值点钱吧?”

朱在文摇了摇头,“我跟教授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出土的文物宝贝,唐三彩、素三彩,玲珑瓷什么的都见过,也详细了解过,这玩意还真的没怎么接触过。”

柳艳娇哼了一声说道,“柳伟哥,你别担心了,这种垃圾东西能值什么钱,绝对不会比我们看上的青花瓷值钱的。”

柳梦雪此时也注意到了柳伟和朱在文之间的谈话,侧着耳朵听他们谈话的内容,想要知道多一些关于陶器的情况。

可是朱在文对陶器了解的并不多,柳梦雪稍稍有些失望,有心想要问一下秦言为什么会判定这陶器值钱,但是想想他丝毫不顾及自己艰难的处境,而随意的观察这些文玩古物,最后选择这么一个东西,就非常的恼火。

柳伟听到柳艳娇说的话,嗤笑着说道,“你以为我是担心这玩意的价值比青花瓷更高么?我是想知道这东西到底值不值几百块钱,如果到时候奶奶知道柳梦雪在慈善拍卖会选了一件几百块的东西,估计会把这些没用的人赶出去。”

柳艳娇得意的看着柳梦雪,“堂姐,你完了!”

这时,台上的赵教授终于检查完毕,这一次他检查的比其他的文玩更久,更仔细,明明觉得这陶器有些古怪,可是怎么看都不值钱。

小蜜桔app安全吗

“周鹏,他交给你了,放心,一切有我扛着。”

叶修拍了拍周鹏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到,因为,前世杨峰害的周鹏下场凄惨,决定权在他手上,叶修没有理由饶恕他,让周鹏做决定是再好不过了。

周鹏听后,随手抄起身旁的烟灰缸,对着杨峰的脑袋就要砸去。

“鹏爷,饶命啊!”

杨峰吓得面无人色,急忙抬起手哀嚎,求饶不止。

周鹏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他知道,这烟灰缸砸下去,砸的杨峰头破血流才能解气。

若是杀了他,更能泄愤,但因为韩宁那个臭女人,不值得。

如果不是叶修出现,他今天的下场恐怕会很惨,若是没有叶修在场,现在跪地求饶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了。

所以,他不想给叶修招惹麻烦。

他猛地挣脱开杨峰的双手,一把将烟灰缸砸在地上,吓得杨峰身体一哆嗦,差点尿了。

“滚!”

周鹏怒吼,那杨峰求之不得,就等这句话呢,连衣服都不敢去穿,裹着浴巾就狼狈的逃了出去。

校服美女甜美可爱校园写真照

这时,韩宁一脸柔弱,满脸泪痕,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扑倒了周鹏的怀里。

“大鹏,是我错了,是我不好,你在给我一次机会好么?”

“我发誓,再也不会跟别的男人有来往了,毕业咱们就结婚好么,就像以前一样,我再也不欺负你,咱们说好要生孩子,快快乐乐的一辈子。”

韩宁哭的很厉害,看样子,似乎真的痛心疾首,要改过了,只为求一个机会。

周鹏淡淡一笑,推开她,从地上捡起钱,从中抽出一沓大钞狠狠的砸在韩宁的脸上。

“你不是说叶修会出卖我么?”

话落,他又抽出一沓钱出来再次砸向韩宁。

“你不是说我们都是穷鬼么?”

“啪!”

一沓钱打在韩宁的脸上,惊恐下,她摔倒在了床上。

“这就是我的兄弟,而你,在老子眼里,什么都不是,滚吧贱货!”

说完,周鹏提起整袋子钱放到叶修的手上说道:“叶修,这份恩情,我周鹏铭记于心,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周鹏,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会报答你的恩情。”

“周鹏,咱们是兄弟,客套话少说,这钱你拿着,不是给你的,是我聘请你的薪水,我希望这一百万放到你手上,将来你会送给我一份惊喜。”

叶修淡淡的说到,他想的不多,很简单,就是不想让前世唯一的兄弟被钱难住。

“可是……”

周鹏迟疑了,这可是一百万啊,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但平白无故就要接受好兄弟的钱,说什么,他也不能干,因为这关乎到原则。

“叶修,如果你拿我的兄弟,这钱你拿回去,我凭着自己一定会闯出来的,相信我。”

周鹏沉吟了一会儿,还是把钱送了回来,叶修看到他一脸坚定,这才把钱收了过来,随手交给了姚总监。

继而,三人离开后,房间内传来韩宁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然而,周鹏步伐坚定,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次不忠,终身不用,这就是他信奉的理念。

送走了周鹏和姚总监后,叶修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错过这场命运的悲剧,挽回了兄弟的命运。

他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深夜了,还有两个未接电话,他急忙跑回房间。

当来到门前那一刻,他蓦然愣住了。

只见父母竟然站在门口,来回徘徊着,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般。

“爸妈,你们在外面干什么?”

叶修一脸疑惑的问到。

“小修啊,你大晚上跑哪去了,可算回来了,那两个姑娘……”

说到后面,叶母声音低了下来,爬到叶修耳旁嘀咕了几句。

“打起来了?因为什么啊?”

当听到夏盈盈和楚妙妙竟然在吵架时,只听房间内传来一阵劈了啪啦的摔打声,叶修急忙推开门,只见楚妙妙正气呼呼的瞪着夏盈盈。

夏盈盈则一脸无奈,见叶修回来之后,她拿起挎包对叶修说道:“叶修,我先回去了,这位楚大小姐的脾气,我真的受不了,明天见。”

说完,夏盈盈竟然躲闪着楚妙妙来到门口,从叶修身旁闪过,看到叶修的父母时微笑着说道:“伯父伯母,明天叫叶修带你们来家里吧,到了南海市,住酒店多见外呀。”

“哼,叶伯父和叶伯母住也是住我家,你有什么资格邀请,赶快滚,别让我看到你。”

楚妙妙一副小老虎模样,来到门前,指着夏盈盈呵斥道。

夏盈盈实在懒得和这种小女生计较,转身便离开了。

“爸妈,你们先进屋。”

叶修脸色有些阴沉,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吵就吵起来了,看样子,似乎很激烈啊。

叶建国这才拉着媳妇走进房间,看向楚妙妙的目光,有一些忌惮。

“妙妙,到底怎么会回事,我刚离开一会儿,你们两个怎么就吵起来了?”

见到叶修后,楚妙妙这才安稳了下来,撅着嘴巴说道:“那个狐狸精当我的面就诋毁我,她说我和你不般配,性格不成熟,做不了你的妻子,不能持家过日子。”

说话间,楚妙妙更加气愤了。

“呃~”

叶修一拍脑门,顿感一阵头大,这楚妙妙可是惦记这他的纯阳之体,夏盈盈这般说,完戳在她的痛处了,不炸毛才怪。

“行了,我在隔壁开了间房,你去休息吧,我父母刚到南海市累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叶修好说歹说,总算把楚妙妙送出了房间,这才回过头来。

只见,父母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他。

“怎么了?”

叶修狐疑的问道。

“儿子,这丫头娶不得啊,你压不住她的啊。”

叶建国在一旁担忧的说到。

“嗯,这丫头娇生惯养,屁股也不是很大,不会生养,那个盈盈就很不错,一看就是生儿子的身材,小修你听妈的,一定要把握住机会,盈盈这女孩老妈一眼就相中了,进了家门肯定是个持家的好媳妇,绝对没错。”

叶修听后,整个人都呆滞了。

黄瓜视频app网址最新

中年男子从来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在林家地盘竟然被人踩着脸,怨毒的说道,“家主,救我,为我主持公道,为林家颜面诛杀此人!”

林虎啸眯眼看着秦言,“小伙子,闯进我林家之前,你该打听一下林家的声势,也该了解一下我林虎啸的为人,岂会受人威胁。”

秦言毫不示弱的看着林虎啸,淡淡说道,“这么说来,我们是没得谈了?”

说着,右脚移到了中年男子的后背处,脚下用力。

中年男子顿时发出一声惨叫,站在周围的人都能听到中年男子后背嘎吱嘎吱的骨骼寸寸断裂的声音。

林虎啸怒吼,猛然欺身朝着秦言冲来,右掌直劈秦言脸门,“找死!”

秦言摇头苦笑,“果然是蛮夫扎堆的林家,未谈事先开打啊。”

说着,一掌还击!在准备直接一掌轰退林虎啸的时候,秦言突然心思电转,收回了大部分的力道。

林虎啸后退数步,秦言同样也后退几步。

如此举动,算是给林虎啸一个面子,让他觉得两人不相上下,并且自己也让开了对中年男子的遏制。

林虎啸感觉到自身手掌微微发抖,惊疑不定的看着秦言,虽然这一掌用的力道不大,但是这年轻人居然不仅接下了这一掌,还跟自己平分秋色!清远市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个年轻俊杰,自己居然不知道。

实力就是说话的资本。

冰肌玉骨少女沉浸在云朵般雪白的世界里

秦言没直接逼退林虎啸,也给了林虎啸好言相谈的台阶。

“你重伤我手下的事一会再说,你来我林家到底有何贵干?”

林虎啸紧紧盯着秦言的眼睛,如果这小子敢挑衅林家,那就当场将他搏杀,免除后患!这时,也有几个林家的长辈闻讯而来,盯着闯入林家的秦言。

秦言微微拱手,语气轻飘飘的说道,“其实,我这次是跟林家主讨要一个东西,不过林家主大可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林虎啸楞了一下,“问我讨要东西?

说!”

秦言手指清远大学方向的龙虎山庄,“那里有一处林家主用不着的龙虎山庄,我希望林家主能忍痛割爱。”

轰!聚集在院子里的林家众人发出了一阵议论声。

有人情绪激动的冲着秦言喝道,“混账,你可知道家主为了龙虎山庄费了多少心血,若不是…呃,怎么会轻易给人!”

“小子,别异想天开了,龙虎山庄不容许你染指!”

“跟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混蛋说这废话做什么,把他双腿双手打断轰出去就行了。”

“家主,让我来收拾他,让他见识一下我林家的厉害。”

“家主,我两拳就能弄死他!”

“老子瞪个眼,就能把他吓个半死,家主,让我出战!”

林虎啸一抬手,周围的咆哮和怒骂声顿时降了下来,他冷冷的看着秦言,语气冷漠的问道,“你有何资格问我讨要龙虎山庄?”

秦言双手背在身后,面对气势汹汹的林家数十号围攻的子弟,谈笑自若的说道,“林家主,你可以让刚才叫的最欢的人跟我打一场,你就会明白。”

“猖狂!老子弄死你!”

“妈的,竟然敢来我们林家找事。”

林虎啸眼露杀机,盯着秦言说道,“你莫不是以为我手下留情,就是你在林家狂妄的资本。”

秦言轻笑,“林虎啸,你不妨让他们出来,我指点他们一下如何运用林家刀法,如果我指教得当,林家主或许会改变心意把龙虎山庄赠送与我,也不是不可能。”

林虎啸按捺不住心头杀意,冲着刚才说一瞪个眼就能把秦言吓得半死的男子说道,“副教头,这小子交给你了,让我林家的人好好看看,到底他是如何指教你刀法的。”

这副教头是林虎啸极为看重的林家有数的几名高手,当即站了出来,手持寒刀,狞笑道,“我会削下他的脑袋,剖开他的头颅,好好看看这小子脑袋里有什么指教我的刀法。”

说完,副教头走到秦言跟前,抬手持刀指着秦言的鼻尖,带着一丝嘲弄说道,“小子,让你三招,动手吧。”

顿时,周围气氛一凝!别说周围的林家子弟,就连林虎啸都紧紧的盯着秦言和副教头。

他刚才看出来秦言确实有些实力,但是他对教导林家子弟的副教头更有信心。

杜生哪里想得到,秦言带着自己进入林家,居然是为了生死搏斗。

这就是救沈教授的办法?

如果是这样,杜生情愿让秦言安安稳稳的坐在办公室,而不是在这里打打杀杀。

要知道,这可是以暴力著称的林家啊!现在更是有数十名林家子弟对秦言虎视眈眈,这就是龙潭虎穴!“动手!”

副教头再次冲秦言怒喝,“还站在那里愣什么,莫不是怕了?”

周围的林家子弟,个个脸上露出讥笑的神情。

刚才这小子牛皮吹爆天,说要指教林家的人,现在教头一出马,这小子当即吓得动都不敢动。

刚想到这里,就看到秦言动了。

众多林家子弟目光齐刷刷的盯在了秦言身上。

秦言看着副教头,摇了摇头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让刚才想修理我的人一起上,我要打,呃,1,2,3…我数了数,我要打十个!”

林家顿时一片哗然!各种谩骂不绝于耳,林虎啸双眼喷火,盯着秦言说道,“小子,你三番五次挑衅,林家不是不敢杀人,你自己找死!”

“你们几个上,不留余地,生死勿论!”

“遵命!”

顿时,又跳出来九个林家子弟。

十个人手持砍刀,围成一圈,紧紧盯着秦言,随时都可能扑上去。

杜生看着围成一个圈的十个林家子弟,手中砍刀组成的闪烁寒光的刀阵,心都凉了半截。

秦言,你为何非要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你,你就不能做一个正常人么?

“杀!”

副教头一马当先,朝着秦言急冲过来,手中砍刀高高举起,自上而下朝着秦言头顶猛劈!这一刀,宛若流星!

污的视频软件免费推荐

谭哥一脸不可置信。

“宋小姐去找太子爷,就自己的男朋友,未婚夫,还特么的要预约?”

前台美女标准微笑:“是的,您说的没错!”

星辰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耐着性子问前台小姐,“现在预约,请问要排多久能见到慕霆萧。”

旁边的一位美女拿了一大本子,一页页的翻过去。

“抱歉,这个星期总裁的档期满了,可能约不到。”

星辰问她。“那下个星期呢?”

“也满了!”

星辰脸色一寸寸的冷下来,深呼吸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发脾气,“下个月?”

“抱歉宋小姐,这三个月内,总裁先生都不见外客!”

说是不见外客,是不见她吧!

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中国旗袍美女 别有时尚风味的美女

好好的突然玩消失?

她是不是脾气太好了,让他肆意妄为,如今都到了避而不见的地步。

就算两人感情出现了危机,总得让她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才好解决!

星辰脾气不太好,领着包转身就走。

谭哥和魏东成连忙追上去。

两人之前不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这样?

谭哥觉得宋小姐没毛病啊,也没有惹到太子爷不高兴,怎么的就突然变卦了。

星辰匆匆跑到大厦外面的广场,突然停下脚步,深呼吸……

淡定,不能生气。

要淡定。

上一世,她都选了慕厉琛,慕霆萧还一如既往的对她好,为她处理了很多不方便出面的事。

他们现在才怎么回事。

不就是避而不见吗?

行,她跟他耗上了。

她从手袋里拿出手机,然后寻到楚云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

而此时,慕霆萧站在顶层落地窗前往下望。

看见宋星辰气呼呼的奔出大厦,站在大厦广场上深呼吸,有被气到了。

站了几秒后,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不一会儿,楚云敲门,在门外说:“太子爷,宋小姐打我电话怎么回。”

慕霆萧眼眸微垂,长长睫毛遮盖住岑冷的眸子。“接!”

楚云在门外接听电话。“宋小姐,您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就在慕氏集团楼下,不能上去,也不能预约慕霆萧,你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为什么他突然态度冷淡避而不见,就算腻了,感情变淡了,要闹分手……也要告诉我缘由。”

“我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告诉我原因,他让我滚远点,我麻溜的滚了!现在什么意思,不给见,电话打不通,是不是明天都准备把我号码拉黑了,就这样玩消失了?”

楚云笑道:“那不至于,是真的忙,太子爷对您怎么样,还不知道吗?当您心肝宝贝一样宠着,就连慕氏集团的股份都在您名下!”

“呵,有用么,我上顶层前台小姐都不让我这个大股东上去!”

“是她们不长眼,我明天就批评她们。”

“行了,别给我拐弯抹角的,你老实告诉我,慕霆萧到底这么了?他要真的不想继续下去了,好好和我说,没必要玩蒸发,我好回爷爷的电话,说我们掰了!”

“别,真的还没到掰的地步,其实他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我真的只能说这么多了,再说就要被炒鱿鱼了,先这样了,挂断了!”

小仙女app最新官网ios

   去京城不比去琼崖。

   京城,天子脚下,虽说没有瘴气,也没有那些迁徙流放穷凶极恶的犯人,但大家都一致觉得,京城比之琼崖,要更危险一些。

   阮明姿也深以为然。

   京城,什么地方啊。一个牌匾砸下来,都能砸到四五个有权或者有势的。

   正所谓官员遍地走,权贵多如狗。

   阮明姿这样一个姿容绝世,身怀巨财,偏又没什么身份背景……简直是一只无比肥美的小山羊,掉入了狼窝里!

   只不过阮明姿这情况,却又好一些。毕竟她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化妆术,能稍微规避一下那张脸带来的风险。

   再在钱财上注意一些……以阮明姿的聪明谨慎,这点其实也不算什么大难题。

   是以,众人虽说也忧心忡忡,却也没有多加阻拦,反而在各方各面,都尽最大努力去配合阮明姿。

   这大半年来,以绮宁为首的善府孩子们,有几个年纪大的,已经陆陆续续进入了奇趣堂帮工。

   阮明姿是打算,到时候在京城站稳脚跟后,到时候问问善府里的孩子们愿不愿意跟她去京城闯荡。

   在京城,她初来乍到的,新开铺子,若是有自个儿值得信赖的班底,会更容易打开局面。

   半丸子头美女室内意境写真

   她先前犹豫了下,想同绮宁说的事,便是这个。

   毕竟绮宁的身子虽说好了很多,但要是出远门,她多少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只是她还尚未开口,绮宁在得知她有这个意向后,主动找了她:“……不如我同你一道去京城?”

   阮明姿稍稍吃了一惊。

   绮宁倒是跃跃欲试的:“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京城呢……你也需要一个机灵些的人,给你当帮手吧?我觉得我就挺好的。”

   阮明姿看了绮宁半晌,绮宁不带半分犹豫的回视着她。

   片刻后,阮明姿才揉了揉眉心。

   绮宁道:“怎么,你对我哪里不满意?”

   “这倒也没有……”阮明姿道。

   绮宁一拍手:“那我这般机灵的,你还有什么顾忌?梨花姐的店铺里除了有纪哥当副手,还有旁的孩子在帮忙,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有能顶替的。可跟着你去京城开拓新局面的人,我思来想去,还是我最合适……退一万步讲,作为被你援助的善府的人,这种时候同你站到一起,不是应该的吗?”

   面对这样的自荐,阮明姿最终还是松了口:“……那还是要问问席大夫。”

   提到这个,绮宁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早在席天地刚从琼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抓着他去检查了个遍。

   以席天地之挑剔,都评价了一句“尚可”,可想而知他眼下的身体素质有多好了。

   绮宁是半点不怵。

   果不其然,席天地拧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绮宁,带着点嫌弃的挥了挥手:“壮得跟头牛一样,愿意去哪里玩就去哪里,快滚。”

   一旁的阮明姿:“……”

   绮宁倒是挺高兴的,甚至还蠢蠢欲动的怂恿起席天地来:“要不你同我们一道去得了?”

   一旁的阮明姿没说话,这半年多她跟席天地一直在外头,倒是意外得知了席天地不少事。

   像是京城。

   那里,席天地是不愿意回去的。

   果不其然,席天地两眼一瞪,语气不善的凶起了绮宁:“咋着,你这么金贵?还想让我去给你当随行大夫不成?!”他挥了挥手,“不去不去!”

   绮宁也不生气,撇了撇嘴,嘟囔道:“不去就不去呗,我也没逼你啊。”

   席天地冷笑一声,回了里间,倒是又扔给绮宁一个小药瓶:“每日一粒!”

   绮宁把玩着那药瓶:“这是什么?”

   席天地眼皮都不抬一下,只冷笑道:“要你命的毒药!听好了,一日一粒,保证你吃了死的透透的!”

   绮宁吐了吐舌头,知道这是好东西,随手收到了怀里,没在跟席天地杠下去。

   于是,绮宁同阮明姿一道去京城的事,便这么定了。

   阮明妍多多少少是有些惆怅的,她也想跟姐姐一道走,但她也知道,显然她去了只能让姐姐分心。

   阮明妍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的长大,最起码不能成为姐姐的拖累。

   ……

   在紧锣密鼓准备去京城的日子里,发生了一件让阮明姿意想不到的事。

   大舅妈家的二表哥姚常炎,知道了荣氏“怀胎八月”生下的桂哥儿,并非是早产儿,而是足月生下的。

   桂哥儿这般体弱,也并非是早产的原因,只是因着在母体里没能好好吸收营养导致的。

   这样往前推算了一下,怀这孩子的时候,姚常炎跟荣氏还没有行过周公之礼!

   桂哥儿,根本不可能是姚家的孩子!

   据说大舅妈羊氏知道了桂哥儿并非她亲孙子的时候,两眼一闭便晕厥了过去。

   为了给体弱的桂哥儿调理身体,她手里存了多年的银子都被掏空了,眼下竟然从小儿子那得知,心肝肉的大孙子根本就不是亲生的,这哪能受得了!

   姚常炎更是气得操起了烧火棍子,把荣氏给死去活来的一顿。

   荣氏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却又自知理亏,哭着抱着桂哥儿就给姚常炎跪下了。

   “炎哥,那是意外啊。”荣氏跪着苦苦哀求,“我也不想瞒着你的……”

   “贱妇!”姚常炎已经打红了眼,指着荣氏大骂。

   桂哥儿还不足一岁,这半年多是靠无数好药材硬是把命留下来的,虽说看着康健了不少,但底子还是有些贫弱。

   眼前这阵仗吓得他哇哇大哭了起来,偏偏荣氏眼下是顾不上管,姚常炎看着桂哥儿更是怒从中来,一脚踹到了跪着的荣氏身上,把荣氏踹得一个趔趄,抱着桂哥儿倒在了地上。

   荣氏身子骨还算硬朗,倒也没什么。

   但桂哥儿却哭得抽抽了过去,憋的小脸通红,眼见着是要不好了!

   这可把荣氏给吓坏了,村子附近的大夫却又说治不了。这会儿正好阮明姿家的马车来接旬休的姚月芽去梨花家继续上课,荣氏红着眼睛就扑了上去,求带她们一程。